荷戟

主布袋戏。
精分狂魔,一圈一号,分开放文。
欢迎找我唠嗑。

【靖苏/然浩】我就是要HE怎么了!!【完】

5.

 

捧着茶缸,散发着浓浓老干部气息的李局长呆滞得看着自家儿子和未来‘媳妇’紧紧相握的手,不禁悲从中来。

    不不不,一定是哪里不对,我要的是儿媳妇,温柔漂亮善解人意知书达理的儿媳妇。

“爸,袁浩也很温柔漂亮善解人意知书达理的。”

重点是儿媳妇!应该是个女的!

“爸,陈旧思想要不得,你看现在美国同性婚姻都合法了。”

我们是中国人!中国!

“爸,反正我已经认定袁浩了。”

那孙子怎么办?我们老李家就这么绝后了?!

“爸,你别担心,我和袁浩都会好好孝敬您的,以后的事情就不要多想了。”

造孽啊,都是上辈子造的孽!!我们老李家就要绝后了不行,熏然,爸爸不同意!!!绝对绝对不同意!!

“爸,别这么固执。”

……

 

袁浩看着李局长一句话都没说,但全程心理活动全部表现在脸上的样子,侧过头默默勾起嘴角。他憋笑憋得很辛苦啊。

虽然他知道李局长和夏江是截然不同的人,但还是忍不住开心了起来。

李熏然犹豫着跟他说起他这辈子的父亲和夏江几乎长得一模一样的时候,他心中不是没有芥蒂的,但是此刻,他却放下了心中的芥蒂。眼前的哪里是夏江?不过是一个为儿忧心的老父亲罢了。皮相,都是皮相。

 

良久,崩溃了许久的李局长终于收拾好了心情,他捧着茶缸慢慢啜一口,端出平常在警局里的严肃样子,仿佛刚刚一脸崩溃的不是他:“熏然啊,你先出去。我要跟袁先生单独谈谈。”

“好。”李熏然答应的干脆,站起身来向外走去,“不过爸你可别把你审犯人那一套拿出来,我心疼。”

哎呦我天这小子胳膊肘向外拐的没边了!这小子叛逆期终于到了是不是!李局长心塞不已,胸中气闷。

袁浩却是气定神闲,朝着李局长微笑:“不知道李局长想谈什么?”

 

李熏然出来的干脆,心情却是不轻松。对于李局长,他心中还是有愧的。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李局长已经失去了自己的儿子,现在还要拿这样的事情刺激他,哎。

可为什么感觉这么开心呢?

李熏然抱着手臂靠在门外,百思不得其解。

至于门内嘛,相信伶牙俐齿的江左梅郎即可。李熏然很没有压力。

 

果然,等到李局长和袁浩出来的时候,李局长脸色好看了很多,只是恨铁不成钢得瞪了李熏然一眼之后就走了。

居然没有扬言要打死我,嗯,小殊果然厉害。李熏然暗暗想道。今天好像又更加喜欢小殊了呢~

 

见家长就这么风轻云淡的过去了,平静到仿佛没有发生过。

警局里也很平静,看到李熏然去上班的时候都一脸迷之笑容,拍拍他肩膀,说着什么时候把袁先生带过来一起聚一聚啊之类的。

简家也很平静,简瑶把简萱收拾了一顿之后,简嫂天天给李局长打电话,内容却顾左右而言它——千万不要小看女人的八卦之心。

 

不管怎么样,李熏然总归是不用再去相亲了,以前给他介绍对象的大妈大婶现在看到他就直接绕着走。

哎呀,又是潼市风和日丽的一天。李熏然就这么飘飘然了好久。

直到袁浩笑着对他说,你什么时候跟我去见我爸呀?

更飘飘然了,走路都不用沾地的那一种。

 

 

很久之后的一天,四月暖阳,习习微风。

穿着白衬衫的李熏然在阳台上给一盆盆挤挤挨挨的绿色植物浇水,袁浩懒洋洋躺在一边的藤椅上,脸上扣着一本翻开的书,突然就听到李熏然问他:“小殊,当年你是怎么说服我爸的?”

“嗯?”袁浩懒洋洋应他一声,“什么怎么说服的?”

“就是我跟你的事情啊。”

袁浩拈起书页的一角,从书底下抬眼看他,笑意温柔:“如果我说我什么都没说你信吗?”

“不信。”李熏然坐到袁浩旁边,摇头。

“其实我就说了几句话,剩下都听着爸抱怨了,还别说,警察局长的派头端出来还是挺好唬人的。”

“那你究竟说了什么?”

“有些时候,说是没有用的,要靠做。”袁浩坐起来,合上书放到桌上,神色认真。

李熏然突然睁大了眼睛,惊讶到声音拔高:“不会吧,你把我已经和你那个……咳咳,的事情和我爸说了?!”

袁浩愣了一会儿之后迅速反应过来,随即恼羞成怒,啪叽把书拍到了李熏然脸上,冷笑:“你整天在想什么!”

“息怒息怒,咳咳。”

 

其实李熏然当然知道袁浩是什么意思。

再美好的诺言,都比不上实实在在的陪伴。那个人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是暖的,是活的,可以拥抱,可以轻吻,可以擦去泪水,微笑相对。

这一次,他可以陪他走完一生。

够了。


END

-------------

我严重怀疑我的智商都被考试吃掉了。。。

ooc严重不忍直视,但是糖还是甜的。恩。

于是就这样完结啦~~撒糖撒的开心么亲爱的们~~

接下来还有一篇然浩,一篇宸静,目前就这样。

写完这两个点梗后我要。。。开始填以前的坑了。。。恩。。。。

评论(25)
热度(188)

© 荷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