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戟

本命剑雪,双邪死忠
spa是我白月光。
墙头无数不列举。
路西斯的小王子是天使。
底特律的康纳太可爱。
日常:PS4启动!

论同人读者与同人作者

多看几遍提醒自己。

诸葛福媛:

曾经想写篇类似的东西谈谈自己的感悟,但是我想说的,这位作者基本都已谈到了,我就只说说热度这个话题吧。



我一直不太喜欢微博,原因是那里常有一种“狂热”的气氛,以信息的更新频次、热度、传播范围来决定声音大小、发言份量。如果只是为了解新闻,那是一个良好的渠道。如果是为了形成看法,我觉得那里很危险,尤其是对于年纪尚小或者易受影响、易被说服的人。阅读者其实每时都可能陷入被操控的危险,需要时刻警醒“真相很多时候并不是转述者描述的那样,”它甚至不是“记录者拍到的那样”。一个人以理性对自己所见所读做出判断,思考后对之做出自己愿意负责的...

大声逼逼

帮助超大声

―{}@{}@{}-:

发现几个无授权转载我那张禅意花园的人,好声好气私信交涉,结果对方态度恶劣还把我拉进黑名单。


那借此机会姑且在这里说一下好了……转载请遵守基本的礼仪啊,转载之前至少和作者说一声吧,转载的时候至少把作者id打在旁边吧。


那家伙的b站id是樱喵莜子,图都是大量无授权转载的也都看不到作者,还逼逼“底特律同人图质量高的没几个”excuse me 你以为自己是谁啊?什么时候轮到盗图狗来对别人指手画脚了?


占tag抱歉,只是也希望各位多多注意一下自己的作品版权

你见过的最言简意赅的维权

硬核長夜:

嫌疑人信息:







————————————————————


作案实据:







————————————————————


违法事实:





——————————————————————


造成影响:





——————————————————


劝诫无果:





《《《《《...


红椒片头曲出场那一瞬间我疯狂拍桌子!!!

狼火燎原覆玄黄!

散发好看好看好看极了!回坑回坑看新剧!!!

(喂你先给我把考试都考掉再说

[ff15/AU]数字,42(三)

AN,ooc瞩目

某位小天使的留言唤起了我并不存在的良心。把后续和背景稍微放一下吧。时间居然已经一年多了?!吃惊,其实前几天我还开了ff15的新存档,准备找时间看看皇家dlc呢……

————————————


[我是不是在他们遗失我的地方,终于找到自己?](注1)


黑发蓝眼的青年看着镜子,光滑的平面回馈以迷茫的神色。他抬起手指指镜中倒影。

“这是你。”亚丹回答。

“我?”

拥有紫红发色的男人点头。他捉住青年的双手,翻转过来示意青年低头,轻声问道:“来,再来看看这个。”

十指修长,掌心光滑,青蓝色的血管在皮肤下隐约可见。

“这是一双……手?”

亚丹微笑...

一个下午啥都没干,嗑到昏迷
他是天使qwq

[环太平洋AU/殊觉]追上那只兔子(7)

说有敏感词发不出来,口胡啊根本是清水好么??!

走石墨吧。

点我

[天人]如何种植一棵洋葱(3)

3.

十五岁那年对于天迹来说是一个分水岭。那时候的他毫不知情自己其实站在刀锋般冷峭的山顶上,面前盛大的阳光通透地穿过他每一根骨骼和每一缕肌肉,脚下却是摇摇欲坠的万丈深渊。他用尽所有力气、拿光与热堆砌起来塑造出的轮廓突然崩塌了。

说起来很不可置信,但他确实想起了自己的前世而不自知,甚至把这些来自于深夜的呢喃写成一个个荒诞美丽的故事。在所有头疼欲裂的夜晚,那些五彩斑斓的梦境中,那个自名为神毓逍遥的仙人活得可真一点都不逍遥自在。

天迹不禁蒙着被子苦笑起来。哎呀,只有他一个人记住什么的,真的是太狡猾了。


那个下午,非常君抓起一把玉米粒撒向他,引得洁白的咕咕叫的鸽子一窝蜂地围到他...

一个写废的段子。

殊觉。

写废的段子,就感觉还蛮搞笑的发出来让大家开心一下。因为写废了就不打TAG

背景是普通大学生AU

————————

越骄子在仙魔论坛发了个帖子。

#求助,想给我哥一点颜色瞧瞧,有什么特殊的方法吗?#

LZ:事先声明,我跟我哥从小就不对付,他被人交口称赞我却人人喊打,但那是因为他这个人虚伪而我不屑伪装!比如说吧,他有两个哥们,表面上他们三个是从初中一直到现在的好兄弟,但他其实背地里恨他们恨得要死。而且他的控制欲特别强,别人只知道他是温柔的好好先生,我跟他一起长大快被他逼成精神病。

PS:一般的手段不必提,全部试过,从未中招。

 ……省略插科打诨幸灾乐祸一百层…...

[环太平洋AU/殊觉]追上那只兔子(6)

39.

地冥:……

地冥:“天迹你干嘛转过去?”

天迹转过身来,紫色的眼睛从指缝中露出来,眨了一下,又眨了一下,嘴角带着揶揄的笑。

“还是你以为我会打人?清醒一点精神体根本触碰不到记忆的好么?”地冥真想抛弃优雅矜持给天迹来个邓摇。他只会在越骄子耳边念点东西而已,保证和蔼亲切不失礼貌,呵呵呵。


天迹看见地冥掏出一个小本本,同时嘴角露出神秘的笑容。然后他开口说道。

“X年X月X日,晴,机甲驾驶员训练营,代号玄黄三乘……”


天迹刚刚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紧接着恍然大悟。

啊这不就是天地人封闭特训的那一年吗?换句话说,就是越骄子被迫和他哥分开的一年唉!

虽...

1 / 7

© 荷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