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戟

本命剑雪,双邪死忠
spa是我白月光。
墙头无数不列举。
路西斯的小王子是天使
日常:PS4启动!

[ff15/AU]数字,42(三)

AN,ooc瞩目

某位小天使的留言唤起了我并不存在的良心。把后续和背景稍微放一下吧。时间居然已经一年多了?!吃惊,其实前几天我还开了ff15的新存档,准备找时间看看皇家dlc呢……

————————————


[我是不是在他们遗失我的地方,终于找到自己?](注1)


黑发蓝眼的青年看着镜子,光滑的平面回馈以迷茫的神色。他抬起手指指镜中倒影。

“这是你。”亚丹回答。

“我?”

拥有紫红发色的男人点头。他捉住青年的双手,翻转过来示意青年低头,轻声问道:“来,再来看看这个。”

十指修长,掌心光滑,青蓝色的血管在皮肤下隐约可见。

“这是一双……手?”

亚丹微笑...

一个下午啥都没干,嗑到昏迷
他是天使qwq

[环太平洋AU/殊觉]追上那只兔子(7)

说有敏感词发不出来,口胡啊根本是清水好么??!

走石墨吧。

点我

[天人]如何种植一棵洋葱(3)

3.

十五岁那年对于天迹来说是一个分水岭。那时候的他毫不知情自己其实站在刀锋般冷峭的山顶上,面前盛大的阳光通透地穿过他每一根骨骼和每一缕肌肉,脚下却是摇摇欲坠的万丈深渊。他用尽所有力气、拿光与热堆砌起来塑造出的轮廓突然崩塌了。

说起来很不可置信,但他确实想起了自己的前世而不自知,甚至把这些来自于深夜的呢喃写成一个个荒诞美丽的故事。在所有头疼欲裂的夜晚,那些五彩斑斓的梦境中,那个自名为神毓逍遥的仙人活得可真一点都不逍遥自在。

天迹不禁蒙着被子苦笑起来。哎呀,只有他一个人记住什么的,真的是太狡猾了。


那个下午,非常君抓起一把玉米粒撒向他,引得洁白的咕咕叫的鸽子一窝蜂地围到他...

一个写废的段子。

殊觉。

写废的段子,就感觉还蛮搞笑的发出来让大家开心一下。因为写废了就不打TAG

背景是普通大学生AU

————————

越骄子在仙魔论坛发了个帖子。

#求助,想给我哥一点颜色瞧瞧,有什么特殊的方法吗?#

LZ:事先声明,我跟我哥从小就不对付,他被人交口称赞我却人人喊打,但那是因为他这个人虚伪而我不屑伪装!比如说吧,他有两个哥们,表面上他们三个是从初中一直到现在的好兄弟,但他其实背地里恨他们恨得要死。而且他的控制欲特别强,别人只知道他是温柔的好好先生,我跟他一起长大快被他逼成精神病。

PS:一般的手段不必提,全部试过,从未中招。

 ……省略插科打诨幸灾乐祸一百层…...

[环太平洋AU/殊觉]追上那只兔子(6)

39.

地冥:……

地冥:“天迹你干嘛转过去?”

天迹转过身来,紫色的眼睛从指缝中露出来,眨了一下,又眨了一下,嘴角带着揶揄的笑。

“还是你以为我会打人?清醒一点精神体根本触碰不到记忆的好么?”地冥真想抛弃优雅矜持给天迹来个邓摇。他只会在越骄子耳边念点东西而已,保证和蔼亲切不失礼貌,呵呵呵。


天迹看见地冥掏出一个小本本,同时嘴角露出神秘的笑容。然后他开口说道。

“X年X月X日,晴,机甲驾驶员训练营,代号玄黄三乘……”


天迹刚刚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紧接着恍然大悟。

啊这不就是天地人封闭特训的那一年吗?换句话说,就是越骄子被迫和他哥分开的一年唉!

虽...

[环太平洋AU/殊觉]追上那只兔子(5)

*殊觉,OOC,不太搞笑的过渡。


34.

在人觉淡淡的一瞥中,非常君乖乖咽下苦药,喉咙处随着吞咽传来些许刺痛。洁白柔软的衣领下其实是五个暗红的指印。


他清醒的那一刻,对上的就是人觉嘴角微挑,兴味盎然的脸。这人面容白皙五官柔和,看起来一副温柔公子的模样,手指却按在他的脖颈上,慵懒地握起生杀大权。

“你是谁?”他问,吐气柔和。

明明是一模一样的脸,非常君却感受到了截然不同的压迫感。虽然他也不那么在乎就是了。

“非常君。”非常君用胳膊撑起身体坐起来,环顾四周古朴雅致的陈设。

“真巧,我也是。”人觉顿了顿,“不过共用一个名字似乎不太好,那么……”

“你该不会想叫我越...

[环太平洋AU/殊觉]追上那只兔子(4)

*殊觉,ooc!ooc! 

*关于虫洞的说法有很多,但我只是稍微看过几本科幻小说,对这方面的理论真的几乎没有了解,所以设定我都是瞎编的,请随意看看就好。

*神展开神展开神展开神展开预警!脑洞很大,bug很多


26.

虫洞,有人说是连接两个平行世界的通道;也有人说是空间折叠的接触点,透过那一点,人就可以自由来去于浩瀚星辰之中。

但是这么多年来,各大基地从没有研究出一个准确的结果。他们也不知道怪兽的侵略到底是高科技外星人入侵地球,还是异次元生物突破时空限制。

即将有切身体验的非常君或许最有发言权。


非常君恢复意识时,还未及睁开眼就为自己的生还...

[天人]如何种植一棵洋葱(2)

*天人,现代AU,涉及前世今生

*OOC是肯定的


2.

半夜两点,往往是一个人梦得最深沉的时候。但那不是天迹。他醒来时只觉贴着凉席的一侧身体蒙着薄汗,黏腻闷热,口鼻中呼出的都是燥热。空调没了动静,空荡荡仿佛只剩躯壳。七月末的夏夜,黑暗都是有热度的,沉甸甸压在天迹的胸口使他难以喘息。

他翻身坐起,闭着眼睛梦游一般啪嗒啪嗒踩着拖鞋去浴室冲凉。水从脊背滑落,砸到地上就是一片透明的水花,拼花地砖上渐渐积起层水,悄无声息漫过他的脚背。他的心里同样涨潮一般涌起难言的情绪,几乎把他淹没。

要是……下雨就好了。朦朦胧胧中,天迹开始怀念起雷声和漫天飘洒的雨。

天迹长叹一声,思来想去反正也睡不着,...

[殊觉/环太平洋AU]追上那只兔子(3)

(3)


     *片段灭文,搞笑OOC,慎

     *殊觉,双胞胎设定,除此外无CP


16.

“喝点热水?”玉萧体贴地给躺尸的三人拿来水杯。

“我亲爱的妹妹啊,难道这种时候你不应该弄点好吃的来安慰你的大哥嘛?我看鸡腿就不错。”天迹拉着玉萧的袖子,可怜巴巴眨着眼睛。

玉萧也有点心疼,抓住天迹的手问:“哥哥你头还痛不痛?晚上我就给你做鸡腿。”

“是啊好痛的,哎呦哎呦。”天迹见状赶紧爬杆就上。

辣眼睛!X2

越骄子和地冥看着眼前和谐的兄妹情深,不禁...

1 / 7

© 荷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