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戟

主布袋戏。
精分狂魔,一圈一号,分开放文。
欢迎找我唠嗑。

估计月底拆掉当成废铁卖,唏嘘,拍组照片纪念一下。

[环太平洋AU/殊觉]追上那只兔子(8)

#ooc,片段灭亡,不正经搞笑番

#短小一发


51.

非常君从小就知道自己不太正常,但这并不妨碍他在弟弟的陪伴下活得心满意足。

那个时候,怪兽还未出现,孤儿院里种着八重樱,异常芬芳的栀子和只能结出酸涩果实的桔树。从春到冬轮流的盛放或者颓败就是他从小看到大的景色。他靠着可爱的脸蛋和乖巧听话的性格赢得了上至院长护工下至每个小屁孩的喜爱,连带着整天寻衅滋事的双胞胎弟弟也没被过分苛责过。

他坐在院子里的长椅上给越骄子读书,有时候是童话,有时候是艰涩的诗歌。这也是骄子难得安静下来的时候。那时候,他的膝盖上有厚实的书本和一头蓝茸茸的使劲凑过来的软毛。叶子打着卷儿飘下来,越骄子捡起...

论同人读者与同人作者

多看几遍提醒自己。

诸葛福媛:

曾经想写篇类似的东西谈谈自己的感悟,但是我想说的,这位作者基本都已谈到了,我就只说说热度这个话题吧。



我一直不太喜欢微博,原因是那里常有一种“狂热”的气氛,以信息的更新频次、热度、传播范围来决定声音大小、发言份量。如果只是为了解新闻,那是一个良好的渠道。如果是为了形成看法,我觉得那里很危险,尤其是对于年纪尚小或者易受影响、易被说服的人。阅读者其实每时都可能陷入被操控的危险,需要时刻警醒“真相很多时候并不是转述者描述的那样,”它甚至不是“记录者拍到的那样”。一个人以理性对自己所见所读做出判断,思考后对之做出自己愿意负责的...

红椒片头曲出场那一瞬间我疯狂拍桌子!!!

狼火燎原覆玄黄!

散发好看好看好看极了!回坑回坑看新剧!!!

(喂你先给我把考试都考掉再说

一个下午啥都没干,嗑到昏迷
他是天使qwq

[环太平洋AU/殊觉]追上那只兔子(7)

说有敏感词发不出来,口胡啊根本是清水好么??!

走石墨吧。

点我

[天人]如何种植一棵洋葱(3)

3.

十五岁那年对于天迹来说是一个分水岭。那时候的他毫不知情自己其实站在刀锋般冷峭的山顶上,面前盛大的阳光通透地穿过他每一根骨骼和每一缕肌肉,脚下却是摇摇欲坠的万丈深渊。他用尽所有力气、拿光与热堆砌起来塑造出的轮廓突然崩塌了。

说起来很不可置信,但他确实想起了自己的前世而不自知,甚至把这些来自于深夜的呢喃写成一个个荒诞美丽的故事。在所有头疼欲裂的夜晚,那些五彩斑斓的梦境中,那个自名为神毓逍遥的仙人活得可真一点都不逍遥自在。

天迹不禁蒙着被子苦笑起来。哎呀,只有他一个人记住什么的,真的是太狡猾了。


那个下午,非常君抓起一把玉米粒撒向他,引得洁白的咕咕叫的鸽子一窝蜂地围到他...

一个写废的段子。

殊觉。

写废的段子,就感觉还蛮搞笑的发出来让大家开心一下。因为写废了就不打TAG

背景是普通大学生AU

————————

越骄子在仙魔论坛发了个帖子。

#求助,想给我哥一点颜色瞧瞧,有什么特殊的方法吗?#

LZ:事先声明,我跟我哥从小就不对付,他被人交口称赞我却人人喊打,但那是因为他这个人虚伪而我不屑伪装!比如说吧,他有两个哥们,表面上他们三个是从初中一直到现在的好兄弟,但他其实背地里恨他们恨得要死。而且他的控制欲特别强,别人只知道他是温柔的好好先生,我跟他一起长大快被他逼成精神病。

PS:一般的手段不必提,全部试过,从未中招。

 ……省略插科打诨幸灾乐祸一百层…...

[环太平洋AU/殊觉]追上那只兔子(6)

39.

地冥:……

地冥:“天迹你干嘛转过去?”

天迹转过身来,紫色的眼睛从指缝中露出来,眨了一下,又眨了一下,嘴角带着揶揄的笑。

“还是你以为我会打人?清醒一点精神体根本触碰不到记忆的好么?”地冥真想抛弃优雅矜持给天迹来个邓摇。他只会在越骄子耳边念点东西而已,保证和蔼亲切不失礼貌,呵呵呵。


天迹看见地冥掏出一个小本本,同时嘴角露出神秘的笑容。然后他开口说道。

“X年X月X日,晴,机甲驾驶员训练营,代号玄黄三乘……”


天迹刚刚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紧接着恍然大悟。

啊这不就是天地人封闭特训的那一年吗?换句话说,就是越骄子被迫和他哥分开的一年唉!

虽...

[环太平洋AU/殊觉]追上那只兔子(5)

*殊觉,OOC,不太搞笑的过渡。


34.

在人觉淡淡的一瞥中,非常君乖乖咽下苦药,喉咙处随着吞咽传来些许刺痛。洁白柔软的衣领下其实是五个暗红的指印。


他清醒的那一刻,对上的就是人觉嘴角微挑,兴味盎然的脸。这人面容白皙五官柔和,看起来一副温柔公子的模样,手指却按在他的脖颈上,慵懒地握起生杀大权。

“你是谁?”他问,吐气柔和。

明明是一模一样的脸,非常君却感受到了截然不同的压迫感。虽然他也不那么在乎就是了。

“非常君。”非常君用胳膊撑起身体坐起来,环顾四周古朴雅致的陈设。

“真巧,我也是。”人觉顿了顿,“不过共用一个名字似乎不太好,那么……”

“你该不会想叫我越...

1 / 7

© 荷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