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剑雪,双邪死忠
spa是我白月光。
墙头无数不列举。
路西斯的小王子是天使
啊,不知道明天适不适合更新
:-D

【神奇女侠】逐光(G)

好美啊

生石花之境:

概要:

“你们都有光在体内。”她跪在那儿宣誓。

说明:人物主要取材自DCEU,关于1918年11月后的未来,无明显cp描写。


战争远未结束。那是1919年三月底,脏兮兮的雪雾使伦敦的夜色更显浑浊,房屋的轮廓盖在一层难得的雪泥下面,影影绰绰,昏黑压抑,像熟睡的噩梦。戴安娜没有眯细双眼,望见月亮藏在紫色、黑色的烟尘中,夜鸦找不到落脚的枝杈,喘不过气似地,每隔一会儿就凄厉叫唤。她将悲悯的眼神投向河对岸死于冬季的橡树和水面上支离开的几片月光。驾驶银色战车的泰坦,您也在云端看着吧? 

挎包里有一份私办的报纸,主编是埃塔的朋友,一对凭良心做事...

[ff15][AU]数字,42[二]

OOC,OOC,OOC,

Ardyn/Noctis

2.


——内线聊天记录

Gladio:[嗯?出门了?你终于出BUG了?别怕我认识最好的工程师,肯定可以修复你。]

Prompto:[YOOOOO42的人类恐惧症终于好了,恭喜恭喜!陆行鸟撒花.jpg

Ignis:[42,你还好吗?我听说你被投诉了]


42号分出一点心思偷偷登录内线,准备小小摸个鱼。没办法,破解程序真的太无聊了。


42:[你才出BUG!]

42:[谢谢Prompto你真是太‘贴心’了]

42:[确实有投诉。但那个人类会付出代价的,我保证。wwwww

Gladio...

[ff15][AU]数字,42

OOC,OOC,OOC,

Ardyn/Noctis

斜线有意义

AU向,赛博朋克背景下的全息游戏梗

既然AU了所以性格会很模糊很奇怪吧==


1.


——尊敬的玩家,我是客服42号,正在前来为您服务。

信息显示已发送。


在投诉信息塞满了信箱导致他的私人客服辅助模块7.03彻底崩溃之后,42号不得不忍痛放弃远程通信,亲身踏进《The Chosen One》的游戏世界。

这个数据构造的世界,一如既往虚幻又美好。细长的草叶拂过淡蓝色的数据流,被风吹拂起的那一片落入凝成实体的掌心,肤色是无机质的苍白。

下一秒,追踪用户信号,数据流传送,...

[ff15]转职成魔王的王子和他的二周目

OOC,脑壳重生梗。

恶搞瞎编剧情逻辑已死,私设如山。

瑞布斯视角注意。

大舅子那么可怜,真希望他能有一个好结局……


[瑞布斯·一]


瑞布斯目瞪口呆,不敢置信发生在他眼前的一切。

不不不,他不是指尼福海姆的突然袭击和天上下饺子一样噼里啪啦掉个不停的魔导士兵,虽然这些确实够震惊的。但是——

路西斯的小王子一把抓住他,连拉带扯冲过了三五个魔导兵的包围,把滴着血的从魔导士兵手里抢夺过来的火焰喷射器塞进瑞布斯手里,双眼猩红但神色冷静。

“跟上!”他几乎在吼,随后浅蓝的魔法光晕笼罩住小王子,下一秒他就出现在距离瑞布斯十步远的魔...

[FF15]备用眼镜

※伊格尼斯和诺克特中心,不算CP向,OOC,胡编乱造,我的手自己打的不关我事。OK?那继续吧……

建议配乐,the shape of my heart,联想一下住宿时玩牌,听哭。


这是诺克特六岁生日的前一天,他不喜欢明天将要举办的盛大宴会,于是决定自己给自己庆祝。他要来一场史无前例的冒险。在顺利绕过所有的仆人,再通过一段隐秘的小路(其实是花墙上的一个洞)之后,诺克特头一次独自一人站在了王宫之外。他也不知道这里是哪里,看样子应该是王宫附近的某个公园。他是出来冒险的,探险就应该去未知之地。所以路西斯的小王子毫无畏惧。直到他撞到一个穿着条纹衬衫黑西裤的男人,抬头,一张面无表情的脸...

[道万苍大三角]BE三十题 【雷,很雷,请不要打我

[道万苍大三角]

呃呃呃想了想还是搬过来吧,这样也许会吸引更多的粮食[好了我知道自己在做梦谢谢不要打醒我

1.我永远得不到的你

    万剑一于阳光下白衣翩然的身影,温暖洒脱的笑容,不知是多少人夜半辗转反侧也求不来的一个梦。

2.反目成仇

道玄听着苍松回荡在玉清殿上癫狂的笑声,三分愕然三分隐怒三分嫉恨,还有一分说不清道不明的苦涩。百年情谊恰似一张薄纸,撕裂后四目相对,面目全非。终究是,枉然。

3.终其一生的单恋

   “无论是谁说他死了,你都不要相信,我知道他一定还活着。”

“那个人,名叫万剑一。”

【原文...

果然飞升之前还是要撒撒土……

开始复习琅琊榜。。。准备把坑能填的填一填,然后了无挂碍去飞升[喂

先来列举一下我有哪些坑,看一下填坑的可能性:

1. 冢上孤梅——靖苏探病矫情文艺be梗,还差个结局,当初感觉太伤心就没写,其实脑内已补完。

2. 我还没想好取啥名——靖苏,恬川,微串串宗主无差,高手高高手的千年老妖怪插科打诨开挂扭转be梗,练手二颠武侠风,脑内只有大致大纲,准备改前面写的,这个还是很想写的。

3. 仇拓开车——当初的承诺……话说这个估计不写了,太苦手。

4. 百倍偿仇——靖苏,然浩,其余cp有一笔带过,现代灵异悬疑风伪灵摆世界观,查查案子谈谈情,连大纲都没有,就脑...

[黑山老妖X宁采臣]理性讨论,把仇人等死了/活得比他长算不算报仇(二)

4.


想不明白就不想了,反正日子照常过。

大概就过了这么三五年吧,这样平淡乏味好似白开水的日子终于将黑山的性子泡软和了些。

他不再半夜翻来覆去咬牙咒骂,镇日脸色好似黑云摧城,也不再动不动就放假,一副懒得理人的样子。他愿意一句一句带着孩子们读三字经百家姓了,每日要压着他们练一百二十个大字,不练,打手心;把新从母鸡窝里掏出来的鸡蛋塞进刚学握笔的鼻涕虫小鬼手里,摔碎了,打手心;坐后排的虎子见天儿拉扯红红的小麻花辫,呦吼,小子反了啊,打手心;看到调皮捣蛋的偷摘桑葚困在了树上也会一个个耐心抱下来,虽说还是要狠狠打一下掌心。因着这样的转变,孩子们还是挺高兴的,觉得陈先生终于正常起来了...

[黑山老妖X宁采臣]理性讨论,把仇人等死了/活得比他长算不算报仇(一)

1.

宁采臣是个凡人,而凡人最终都是要死的。所以黑山一直期待着那一天到来。

那一天,他将大仇得报。


2.

宁采臣是个正正经经的读书人,却没有正正经经干读书人该干的事情,考取功名叫他抛在了脑后,反倒乐呵呵专门去给人送信跑腿。说得文绉绉点叫巡城马,其实说白了就是个邮差。帮这家大婶给嫁去远方的女儿写封家书,给那家老婆婆带来儿子捎的口信,最是细碎不过。有时信迟了十天半月说不定还要叫人给喷个满脸唾沫,再惨一点,那就是绕来绕去怎么也找不到收信的人,或者收信的人陷入了危机之中,嗯,那他还得豁出性命去救人。

可就算这样,每天风里来雨里去,跋山涉水,危机重重,他却一点儿也不抱怨,反而还乐在其中...

!!!!等会儿,不是,什么情况!李逍遥你为什么跑到了黑山老妖的百科里!

啊,不过,好像,也有点萌[捧脸

脑补一脸的自攻自受啊。。。但我明明不吃自攻自受的。。。

© 荷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