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戟

主布袋戏。
精分狂魔,一圈一号,分开放文。
欢迎找我唠嗑。

【靖苏/然浩/吏青】百倍偿仇【二】

改了个文名,十倍还恩,百倍偿仇。


二.

 

冥界其实一直有一个神秘组织,创立者未知,成员未知,宗旨未知,势力未知。

只有一个形象贴切的名号流传在冥界的角角落落,长盛不衰,成为无数或冤死,或执念深重不得解脱的鬼魂心中最向往的地方,那就是

——千年老鬼讨债联盟。

 

孟婆嗑着瓜子翘着腿,嘴角沾了片瓜子皮,抬头瞥一眼面前清隽无双的人影,慢悠悠回道:“我说宗主大人,你说这都二十一世纪了,冥界也开始了城市化进程,摩天大厦一栋接一栋,我主阿茶为了推动冥界现代化发展,都毅然决然得改建了阎罗殿,万多年的阎罗殿都消失在时代前进的步伐里了,你怎么就还这么固执呢?”

“咳咳,此话怎讲?”梅长苏低眉轻咳,微微一笑。

“就比如现在,这儿,”孟婆拍拍自己的衣服,银钉黑皮衣。

“这儿”,指指脸上,特大号墨镜。

“还有这儿!”,“哐当”一声把脚搁到了桌子上,露出一双及膝的细高金属跟黑皮靴。

梅长苏默默转头,虚弱道:“孟婆,矜持一点,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当年的孟婆,螺髻高簪,眉眼沉静,可是千多年过去,不知怎么的就变成了现在这副样子。

是啊,以前冥界也不是这样的。那时候的冥界,朴素古雅,为了迎合冥主阿茶喜爱古琴的喜好,每个鬼差都会点六艺,附庸风雅……而不知何时起,暗黑中二系风格风靡了整个冥界。

在梅长苏拼死抵抗,毅然拒绝了冥主赏赐的黑色毛披风,黑色禁欲系小西装,紧身皮裤和露趾鱼嘴高跟鞋之后,常年浅色系打扮并且一身古装的他就此成为冥界异类,简称——万黑丛中一点白。

“人都是会变的嘛~况且变变也没什么不好,你看现在孟婆汤都是流水线生产,纸盒包装,明码标出保质期,都不用我天天熬一锅,一碗一碗分过去,多省事。”

“真的不是这个问题……实在是这个风格,苏某不敢苟同……”梅长苏觉得自己更虚弱了,随即他长叹一声,拿起纸伞,道明今日前来的理由,“今日我是来向你道别的。”

孟婆墨镜后的眼睛微暗:“嗯?”

“出个任务,要去趟阳间。”梅长苏藏于袖中的手指不禁摩擦起衣料。

“真是奇了,阿茶那妮子肯放你走?你走了整个冥界的文件谁来批呀?”

“冥主度假去了,我自然也得了空,可以处理处理盟中事务。”说着,梅长苏拿出一张叠得整整齐齐的红纸,垂眸看了一眼,“这也是个可怜人。”依旧风轻云淡。

“哦,那你就去吧,宗·主·大·人!死在那里,即便是魂飞魄散谁爱管谁管!”孟婆突然就火了,一把摘下墨镜砸在地上,“谁爱管谁管!!我救了你两次!!事不过三,这次我绝对不管你!”

梅长苏无话可说,只能侧头就这么看她,等着她消气,带着那么点哀。

阴风吹过,垂落于鬓边的两缕乌发轻晃,继而被素白的手指按住。

很多年前,他也这么看着一个被他气得跳脚的蒙古大夫,然后大获全胜。

有些人大概就是有这样的魅力,只要他这么静静望着你,你就只能脱盔卸甲,溃不成军,甚至连赢的念头都兴不起来。

良久,“去吧。”这一声,轻若叹息,“反正我也阻止不了你。一月为期,你不回来,我去找你,多想想自己的身体。你应该知道,魂飞魄散的滋味可不好受。”

“谢谢你……”梅长苏眼底突然涌动起某些复杂的情绪,“……静姨。”

说完,撑开伞走了,没有回头。

孟婆拈起一粒瓜子,慢慢放进嘴里,咸香溢满口腔。她突然觉得冥界今日的风有些大,吹得她眼睛干涩,所以她捡起地上的墨镜,遮住一颗即将滚落的眼泪。

“你认错人了,傻孩子。”孟婆笑得有点苦。

那个名为阿静的女子寂寞盛开又寂寞凋谢的一生,怎么会是她所经历过的呢?

冥界,可不长石楠树。

 

*

袁浩游离在忙忙碌碌的人群之外,有些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隐约觉得自己现在有点不对,比如莫名其妙的寒冷,不知从哪里来的疼痛,还有仿佛要吞噬掉他的饥饿。可是他明明穿的不少,也吃过饭了。

“喂,喂,这位大哥,前面发生了什么?”袁浩凑到一个正抖着手抽烟的大叔面前询问,语气讨好。可惜大叔没有反应,只是慌张得冒冷汗,夹着烟擦汗时还把眉毛燎掉一块。

袁浩噗嗤笑出声,随即捂住嘴巴:“哎呦对不起大哥,我不是故意笑出来的!”

大叔看也不看他,甚至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眉毛,只是呆呆的看着远处人员忙碌的地方,一直嘟囔着什么:“不是我……不是我撞的……不是……”

袁浩终于发现不对了,眼前这人怎么好像看不见自己似的?他皱起眉:“喂喂!大哥?大爷?怎么不理我,真是奇怪的人。”他缩着脖子环顾四周,依旧没有一个人理他,顿时愁眉苦脸,“算了,我还是开车走吧,这地方够奇怪的。”

他抬头一望,刚好人最多的地方就是他的车在的地方。打定主意,他不再停留,迈开步子朝那边跑去。

越近,越诡异。

白衣服的人,黑衣服的人,扭曲变形的汽车。

医生,警察,车祸。

毛骨悚然的感觉顺着脊梁骨爬上来,阴凉得像蛇。

他好像记起来了……他好像记起来了……

他是不是已经……

 

这时候,他的肩膀突然被重重拍了一下。

“这位同志,请不要站在这里打扰车祸现场,这不是热闹,没什么好看的!”

袁浩咽着口水转过身去,对上警察同志那张严肃的脸,不禁结巴起来:“对对对不起,警察同志,我不是故意的!只是我的车在那里……”

“那请站那边去,我们很快就会处理完的。现在请不要妨碍医生抢救和我们警察检查现场。”

“好好好我站那边!”袁浩立马麻溜跑到路边的路灯杆子下站着,一脸我是乖宝宝的样子。

看到袁浩怂乖怂乖的表现,警察不禁皱着眉笑一声,然后就挤进人群,准备开始自己的工作。

警察刚刚带上手套,他的同事就一把扯住他的手臂,脸色苍白地问道:“熏然,你刚刚在跟谁……说话?”

李熏然不明所以,朝袁浩的方向看去,袁浩眨眨眼睛,怪模怪样朝他敬了个礼。他不禁笑了,这人还蛮有意思的。

“哝,那个人。”

同事眼睛发直,顺着李熏然的手指看向路灯下。

空的。

 

 

————

设定靖苏和然浩是分开的,没什么前后世或者其他的关系……

两对是分开谈恋爱的。

本来是昨天就码完的,但是昨天我的LO抽了,网页死活刷不开,只好挪到今天。

昨天去做心理咨询嘛……最后的结果是,我需要接受一个长期的心理辅导【躺】说我压力太大,已经影响到生活,方方面面都需要调整,辅导暂定是每礼拜一次。。。作息也要改,所以以后我不会半夜更新了,时间会提早吧。【貌似这是个好事←w←

还有就是,放在网络上的时间会减少,所以以后大概要调整为神隐状态,小伙伴们如果发现我出现的次数少了。。。别介意。更新还是会保证的,一周三四更,可能会集中在周末。抱歉了。


最后,例行提醒,本质all胡,不定期抽风,慎关。


评论(10)
热度(111)

© 荷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