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戟

主布袋戏。
精分狂魔,一圈一号,分开放文。
欢迎找我唠嗑。

【靖苏】我依旧没有想好取什么名字之二

4.

靖王身着劲装,挽弓如月,松手,一道寒芒正中箭靶红心。

“好!”列战英领着一众武将啪啪啪开始鼓掌。

靖王倏然皱眉看着列战英,放下弓箭:“干什么?”

列战英假模假样咳了两声,道:“没事,殿下您继续,您继续。”

信你有鬼,从我今天开始练武射箭之后你们一直赞个不停。事出反常必为妖!

腹诽完后耿直的靖王看着难得扭捏一把的属下哪哪都不对劲,放下长弓,沉声道:“有话直说。”

“果然瞒不住殿下,那我们可直说了啊。”说得好像想瞒了似的。

“说。”

“您看过几天不就是元宵节了吗……”列战英笑出一口白牙,“兄弟们都在想……殿下您能不能给我们在元宵放个半天?殿下,兄弟们这么多年跟着你从没有二话,可是咱们都好多年没有在京里过过年了,大前年固守北境边防,前年剿水匪从中秋一直到去年也没能回来,今年,今年……”列战英突然笑不下去了。

靖王暗叹,心想是自己拖累了这帮兄弟,当即发话:“好,元宵你们就回去好好和家人团聚吧,反正我这府里没你们一天也没什么大事。”

“谢殿下!”×N

 

5.

 

话虽如此,等到元宵佳节,皇宫晚宴结束后,靖王回到自己的靖王府,看到猫都没有一只的黑灯瞎火的自家王府的时候,脸上还是一个大写的蒙逼。

 

等等!∑q|゚Д゚|p

什么情况!

我只放了列战英他们啊!为什么一个人都没有了!侍卫呢?!仆人呢?!侧……侧妃呢?

 

侧妃没有,正妃倒是有一个←w←

 

靖王惊疑不定,按住腰侧佩剑,小心翼翼踏入往日最为熟悉的靖王府。

黑,很黑,靖王府中从未如此黑过,兼之寂静如深海,令人毛骨悚然。

这种时候,愈安静,愈诡谲,愈要有一点声音来打破。

然后声音就来了,带着暖黄的光,仿佛一下子就是他的阳春三月。

 

“靖王殿下……”

 

靖王循声转身,只见梅长苏温柔地望他一眼,低下头去向他行礼。

那人披一袭白裘,提着一盏金鱼灯就那么站在那里,连一向苍白的脸都被光映暖。

靖王忍不住就去握住他的手,把手指一根根攥紧,冷玉一般的触感真实到令他心痛。

“苏先生……”

他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也仿佛觉得一切都很正常,就这样牵起梅长苏的手,一起去看了十里花灯。

携手穿过重重回廊,他看见斑斓的彩光落在梅长苏眉梢眼角,忍不住,忍不住就想……

吻他。

 

再然后,靖王就醒了。他顶着乱糟糟的头发一下从被窝里坐起。

本王怎么会做这样的梦?!

靖王继续惊疑不定。

洗把脸清醒一下之后,靖王震惊得意识到,今日居然就是元宵。

 

5.

 

苏宅。

 

黑衣的剑客捧着泠泠的剑,斗笠下只见抿起的嘴角,那微薄的弧度,竟和与他对坐的白衣谋士面容上的浅笑不谋而合。

谋士双手递上一杯茶。

剑客接过茶杯,却不喝,一杯上好的茶浇在了犹存绯色的剑刃上,蒸晕几丝血腥。

等风吹过,血散无痕。

 

“卓家,怎样?”梅长苏捧着热茶,呼出一团白气,氤氲模糊不清的面容。

易小川屈起指节敲击剑锋,散漫笑道:“我出手,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

话说有点乱啊,我脑子也比较乱,脑洞没开好←←

等我明天顺顺脑洞,理一下情节233333333333然后说不定要改。因为明天踏上返回学校的路,今天无比心塞。。。。。所以乱了点。。。。。

话说。。。。其实最后写来耍帅的,没有什么实际用处请不要在意真的!!!!别想太多就好!!!!!我还是很爱卓家的!!比如说青遥哥哥!!真的真的看我真诚的dog脸w

话说我真的取不出名字了。。。。。要死。。。。。

评论(30)
热度(91)

© 荷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