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戟

本命剑雪,双邪死忠
spa是我白月光。
墙头无数不列举。
路西斯的小王子是天使。
底特律的康纳太可爱。
日常:PS4启动!

[环太平洋AU/殊觉]追上那只兔子(5)

*殊觉,OOC,不太搞笑的过渡。


34.

在人觉淡淡的一瞥中,非常君乖乖咽下苦药,喉咙处随着吞咽传来些许刺痛。洁白柔软的衣领下其实是五个暗红的指印。

 

他清醒的那一刻,对上的就是人觉嘴角微挑,兴味盎然的脸。这人面容白皙五官柔和,看起来一副温柔公子的模样,手指却按在他的脖颈上,慵懒地握起生杀大权。

“你是谁?”他问,吐气柔和。

明明是一模一样的脸,非常君却感受到了截然不同的压迫感。虽然他也不那么在乎就是了。

“非常君。”非常君用胳膊撑起身体坐起来,环顾四周古朴雅致的陈设。

“真巧,我也是。”人觉顿了顿,“不过共用一个名字似乎不太好,那么……”

“你该不会想叫我越骄子吧?”虽然心中有了模糊的设想,但他还是准备验证一下。

人觉听见这句话,眼睛眨了一下:“哦?你还认识骄子。”

果然。这里也有越骄子的存在。大致明白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之后,非常君感觉对方的手指开始逐渐收紧了。是因为提到了越骄子吗?

非常君嘶了一声,说道:“松开吧,不然我怎么解释这一切?”

然后他感觉到脖颈处的手指渐渐松开,人觉歪了一下头,翠玉琥珀漾开一片柔和的色彩,宛如潋滟碧波上跳跃的阳光。

 

穿越到平行世界什么的本来就很夸张了,为什么另一个世界的我看起来还这么病病的啊?!

 

但内心的吐槽并不妨碍他静静讲述完一切,随后,非常君察觉到人觉脸上除了愈发浓厚的兴趣外竟然没有丝毫讶异。等看到束发高冠,蓝袍长袖的人殊从黑色虫洞中踏出时,非常君才发现这个世界远比他想象的更加夸张。

然后他就看见人殊掀翻了桌子。

脾气怎么比他那个还差?非常君不自觉同情地看了眼人觉。

人觉淡淡瞥了他一眼,非常君假装不着痕迹地移开视线。

 

35.

“哎呀哎呀,这可真是……”天迹挠挠头,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兄弟情深?”地冥拿指尖敲着下巴,这么回答道。

 

双胞胎的运气意外有些好,大楼坍塌时刚好形成了一个小小的三角形稳定结构,让他们得以避免被砸成肉泥的命运。

蓝发的孩子低头揉着被灰尘迷了的眼,却被另一双手稳稳按住了脑袋。

“别动。”黄发的孩子凑上去,用手指揩干净蓝头发因疼痛而流出的生理性泪水。

蓝头发却别过脸去,只是一味用手背按揉眼睛,他抱怨:“可是很痛啊!不知道什么东西飘进去了。”

“真得很痛?”

“不然你来试试?”蓝头发哼了一声,鼻头有些发红。没想到却被自己哥哥不轻不重地拍了下脑袋。

“不许哭。”

“我才没有!”蓝头发啪一声打掉哥哥捧着他的脸的手,没想到却撞到了坚硬的碎石块,手背上顿时也红肿一片。这次他倒是死死咬着牙,连一声痛呼都没有。

“骄子,不要闹,省点力气。”黄发的孩子虽然有着稚嫩的面孔,却比成年人还要冷静,“还不知道救援什么时候来啊。”甚至连有没有救援都是未知数。

蓝头发倒是很愿意听他的话,面上带出一股幼兽般的凶狠,继续咬着嘴唇,露出一点点白色的小虎牙。

黄头发看到他这幅样子,就再次固定住蓝头发的脑袋,把额前凌乱的蓝发拨到一边,凑了过去。

“这样还痛不痛?”

湿热的感觉从眼皮上划过,蓝头发使劲眨了眨眼睛:“不疼了,哥哥你……”他睁开眼睛,然后愣住了,嘴角上挑的弧度一点点,一点点落下去,脸色肉眼可见苍白起来。

“嘘。”黄头发把手指竖到失去血色的嘴唇前,“不许哭,不要闹,要听故事吗?”

“我才不是要听故事的小鬼!”他颤抖着,似乎想要碰一下哥哥被钢筋戳穿的小腿,在中途就被黄头发握住了手。

“做过简单处理了。反正现在也只剩下等,如果你不想听故事,那就安安静静地等。”

“我要听!你要和我说话,不许……我不许你,反正不许!”

蓝头发的孩子挤过去紧紧抱着黄头发,把脸埋在黄头发的肩膀上,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表情。

黄头发低下头轻轻笑了一声,摸摸凑到眼前的蓝毛:“骄子,不要怕。你最不需要的是害怕。”

 

36.

接着天迹地冥和越骄子就蹲在一边听小非常君从《快乐王子》讲到《夜莺与玫瑰》,正在给《自私的巨人》开头。

“非常君你这家伙居然喜欢王尔德喜欢到完全背了下来?!”天迹的关注点突然跑偏。

地冥难得给出了稍微不那么嘲讽的评价:“啧啧,浪子写出的纯真童话跟你们两个完全没有搭调的地方吧?”

越骄子正听得入神,见两人破坏气氛嘴角不禁撇下去,他转身拿手糊了天迹地冥一脸:“你们两个是不是完全不会看气氛啊!滚滚滚!”

“哎呀什么气氛啊,反正我们都只是看客,又不会真正打扰到什么啦~还是说非常君你有什么是不能让我们看到的啦。”天迹嘿嘿笑着拿手肘捅越骄子的肋骨。

地冥挑着眉毛看越骄子,“等找到那只‘兔子’,我立马滚,一秒钟都不会多待。说起来,差不多可以去下一段记忆了,这边没有异常。”

“地冥说得也对,走?”

 

越骄子跟在天地二人身后逐渐远离抱在一起缩在废墟底下的双胞胎。他落在两人后面,回头望了一眼。黄头发的孩子还在轻声讲着,目光落到靠在他肩膀上的蓝头发上,慢慢把自己的头也靠了过去,闭上双眼。

 

我们的生命不是两道

模糊光亮间的隧道吗?

 

“!”越骄子突然睁大眼睛弯下腰去,用手抓住胸前的布料。

“怎么?”地冥眼疾手快想拉他一把,却什么都没有握住。

浅黄色的身影在天迹地冥面前突然消散。

 

与此同时,废墟下蓝头发的孩子嚯地睁开双眼,爆发出一阵幼兽般的嘶喊。

 

37.

地冥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哦,真有意思。”

“哪里!!!有意思了!让我理理让我理理!”天迹奔溃似的拉扯着自己的头发,“只有迷失在记忆中的人才会失去精神体的形态,代入记忆中的自己!现在非常君,不对是越骄子,他已经把自己代入进记忆中幼年的自己了!所以说现在非常君是越骄子越骄子是非常君,事情还真得像越骄子说得一样是非常君把他头发染黄了假扮成非常君的样子然后非常君自己就可以扮演成越骄子……”

这绕口令一样的话天迹吧嗒吧嗒说出来特别顺,但是这里面的逻辑他却一点没搞懂。

“到底为什么啊?!”

“是呢,有什么是非常君不能以自己的身份去做的?真是太有趣了。”地冥从来没想过温开水似的毫不起眼的非常君居然能搞出这种骚操作。出乎意料,意外之喜,简直惹动他的杀心。

天迹继续扯头发:“所以说一开始我们通感不成功是因为那是越骄子,现在找不到‘兔子’也是因为迷失的不是越骄子?我们根本不在非常君的脑海中嘛!”

“说不定根本没有人迷失。”

天迹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地冥,举起手指着自己的鼻子:“你的意思是,我们被骗了?”

地冥冷笑一声:“某个美食家似乎变狂了啊。”

天迹揉了把脸,准备接受现实,然后他看到了地冥的表情。

“冷静一点,要算帐也要等出去再说。现在越骄子迷失了,我们的目标是让他清醒过来。”

“对,真是省事,都不用跑到其他记忆片段里去了。”

“……那什么,别下死手。”

“呵呵。”

 

38.

真是让人不忍心看呐。

这么想着,天迹捂住眼睛,背过了身。


——————

下划线是聂鲁达的《疑问集》

咕咕咕,我果然不可信任hhhh,另一篇的更新鸽了。写了个开头然后被死死卡住,还是来写搞笑ooc比较开心,虽然开始不搞笑,并且每一段肉眼可见的变长……

希望我接下来几天能不鸽。

笔芯。


评论(18)
热度(37)

© 荷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