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戟

主布袋戏。
精分狂魔,一圈一号,分开放文。
欢迎找我唠嗑。

[环太平洋AU/殊觉]追上那只兔子(4)

*殊觉,ooc!ooc! 

*关于虫洞的说法有很多,但我只是稍微看过几本科幻小说,对这方面的理论真的几乎没有了解,所以设定我都是瞎编的,请随意看看就好。

*神展开神展开神展开神展开预警!脑洞很大,bug很多

 

26.

虫洞,有人说是连接两个平行世界的通道;也有人说是空间折叠的接触点,透过那一点,人就可以自由来去于浩瀚星辰之中。

但是这么多年来,各大基地从没有研究出一个准确的结果。他们也不知道怪兽的侵略到底是高科技外星人入侵地球,还是异次元生物突破时空限制。

即将有切身体验的非常君或许最有发言权。

 

非常君恢复意识时,还未及睁开眼就为自己的生还而小小惊喜了一下。接着他活动身体,发现自己也没缺胳膊少腿,零部件齐全完好,除了浑身被碾过一遍似的疼之外并没有太大问题。这运气未免太好,导致他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透支了下半辈子所有的幸运值才换来一次安全降落。

这时候,非常君闻到了柑橘、小苍兰和蔓生植物的香气,揉杂着被阳光烘烤得暖融融的风,仿佛在树叶间吟唱起温柔的歌。

阳光轻柔落到他闭合着的双眼上,带来温暖的触感。非常君摸索着从忉利狱龙号里爬出去,铠甲包裹着的小腿陷入绿茸茸的草丛中。

他摘下头盔,蓝色的头发被风扬起。草叶纷飞,掠过他的发梢,指引着他向后望去。

 

好一片,风流河山。

 

27.

如果没有一根像腿一样的通天石柱立在那里就好了。

真是辣眼睛啊。

怪兽们的审美是怎么回事啊,人类肢体崇拜吗,未免太糟糕了一点吧?

 

非常君叹口气,头一次忍不住自己吐槽的冲动。

 

28.

神毓逍遥揉了揉眼睛,再揉了揉眼睛,再揉了一下。

“神雕兄!你来看看我是不是眼睛花了,前面那是人觉好友吗?”

“如果你说长相的话,一点没错。”

“我知道,我逍遥哥五点三的视力唉怎么会看不清!但是……”

蓝色短发,全套修身黑色铠甲,还有旁边巨大的铁怪物那都是怎么回事啦!难道说苦境就已经跳跃式发展变成高科技位面分分钟造高达了嘛???

他都错过了什么?!

 

就在神毓逍遥抓着大漠苍鹰吐槽的时候,长得和人觉一模一样的人突然就看向了他们那个方向,然后好像明显地愣住了。

“天迹?”

“啊,果然是人觉好友么?好友你是受了什么刺激啊?”天迹向非常君那边走去,但他刚刚迈开腿,就看见对面的人突然弯下腰,用手捂住了嘴。

血从他的指缝中断断续续滴下,染红脚下的草地。

“好友?!”神毓逍遥瞬间移到非常君身边扶住了他。

“天迹……”血沫从非常君唇边涌出,但是他在笑,“你这个三层泡泡袖是从哪里搞来的?”

真的是太难看了。

这是他昏过去之前唯一的想法。

 

29.

“这个问题。”越骄子挑起一个恶意的笑容,“你们为什么不自己寻找答案呢?”

听到这句话,天迹不由得被越骄子激起一身鸡皮疙瘩:“算了算了,逍遥哥我不跟病人计较,地冥你也不要跟病人过不去。走吧两位,我们跟着双胞胎走,说不定能找到什么线索。”

地冥用看不出情绪的眼神从头到脚扫视越骄子,最后说:“你在搞的把戏,很快就要水落石出了。”

“哦?那我姑且期待一下。”越骄子无所谓地耸了耸肩。

天迹左看看右看看,猜测大概是两人之间的天生不对盘又在蠢蠢欲动要搞事。毕竟地鬼不合人尽皆知,而非常君现在就是顶着一头黄毛的越骄子。想到这里,天迹连忙一手推一个往双胞胎那边走,深觉自己就是幼儿园老师。

“消停点吧,先把事情办了好不好?”

非常君在的时候,好脾气的非常君总是在调停天地间的矛盾,现在非常君出现状况反倒要天迹来充当缓和,真是苦死他了。天迹心里默默想,等非常君恢复之后一定要敲诈他百八十个叉烧包和鸡腿。

走到一半,越骄子忽然死死站住不动了,天迹差点撞到好险没摔个四仰八叉。他刚要骂一句,碎石块就擦着他的鼻尖落下。

高大的建筑在他们面前倾覆坠落,与此同时,双胞胎尖而细的叫声几乎刺穿三人的耳膜。烟尘散去,怪兽的巨爪缓缓抬升,继而消失。黄头发和蓝头发的孩子被埋在了废墟当中。

越骄子的掌心正变得越来越凉。

“我靠!”天迹狠狠拿拳头砸了一下自己,猛冲上去想要把双胞胎从废墟里救出来。直到他的手完全没阻挡地穿过一块砖石,他才惊醒,原来自己是在记忆空间之中。

地冥咽下了嘲笑的话语,越骄子却无所谓地笑了。

“走吧,我们进去看。不用做出这副表情的,天迹。最起码我和他还活着,比起其他人要好太多。”说完,越骄子率先向废墟深处走去。

三人的背后,半个巨大的落日在遥远的地平线上苟延残喘,整片天空被昏黄浓厚的云霾浸染。

 

30.

“……醒,亦在人间;梦,亦在人间。”

当看到人觉撑着华伞走进云汉仙阁时,看到神毓逍遥正苦着脸在啃鸡腿,不知在为什么发愁。等抬头看见他进来,神毓逍遥嘴里的鸡腿啪嗒一声掉到了地上。

啊呀,这是终于傻掉了吗?人觉微微扯起嘴角,收起华伞,说道:“我的到来让好友惊讶了?”

“你你你你!”神毓逍遥拿手指着人觉,震惊之情溢于言表,不知为何突然露出惊喜的笑容,然后他看到地上的鸡腿,又从惊喜变成了痛心。变脸之快简直让人觉目不暇接。

于是人觉走近问道:“怎么了?”

“你是非常君?!”

“自然。好友问这话何意?”人觉做出哭笑不得的模样,被下垂的衣袖遮盖住的手指却不自觉弹动一下。

“好友我还以为你……那那那房间里的……等等,唉!好友你快跟我来。”神毓逍遥领着人觉往客房走去,然后他打开房门往里面一指,“好友,你说你啊……”

人觉不明所以,面上依旧挂着温柔却无奈的笑容。房内有人,以他先天人的耳力,还能听出那人有着断断续续异常艰难的呼吸声,似乎受了重伤。

“好友,我并不是太擅长歧黄之术啊。”虽然这么说着,但他还是走近床铺,轻轻拨开遮挡视线的床幔。

“……是不是有个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兄弟之类的?”天迹摸着下巴补充完自己的话。

人觉手一抖,淡蓝色的床幔又掉了回去。

 

31.

不,我不是,我没有。人觉很想这么回答神毓逍遥。

但他现在脑海里盘旋的想法只有一个:骄子啊你就浪吧看你终于把自己要浪死了吧?!

这当然不能对神毓逍遥说。面对他,人觉突然发现自己陷入了巨大的危机当中。他想到离开明月不归沉不知道跑到哪里的自家附体,然后想到了自己的计划ABCDEFG,然后发现现在也只能硬着头皮认下这个‘双胞胎兄弟’了。

就在这时候,床上的人突然睁开了双眼,茫然没有焦点得盯着他看。

“这是梦吧……骄子。”一头蓝色短发,面容与人觉一模一样的人呢喃了这么一句,摸索着抓住了人觉的手,随后又闭上双眼。

人觉往后退了一步。并没有什么紧紧抓住不放之类的情节,那只苍白的手很容易就滑了下去,只在人觉的手背上留下一点点碎雪般的触感,冰凉又柔软。

“呃……”没有兄弟相认抱头痛哭吗?神毓逍遥突然发现面前的场景和他脑内剧本并不相同。

“他刚刚说什么?我懂了,是不是饿了?”

人觉突然轻轻皱起眉头,长叹一声:“好友,非常君先得向你道谢……”听起来要多一言难尽有多一言难尽。随后他抱起床上的人,对天迹道:“我先带他回明月不归沉疗伤,以后再向好友说明情况。”

三十六计先走为上,好友啊我相信你的脑补能力。人觉朝天迹一点头,化光而去。

 

32.

溜到一半,人觉突然想到,自家副体应该不会自己称呼自己为骄子……吧?

意识到这一点的人觉表情突然变得非常复杂。

算了,反正这个人已经在他的掌控之下,伤重至此也难以脱离他的掌控,先带回明月不归沉再做打算。

……

应该不会有事吧?

 

33.

于是这天晚上,终于消气结束离家出走的人殊一回到家,看到得就是自己亲爱的本体端着药给另一个蓝色短发,长相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副体’喂药的场景。

人殊咔嚓一声捏断了骨扇,掀桌,然后大喊:“非常君你居然背着我又分出一个副体!”语气和发现伴侣背叛偷情没什么两样。

人觉和非常君一起抬头看着他。

“嗯……”人觉挑起眉毛,意味深长。

“嗯?”非常君不明所以。

 

——————

*环太AU:非常君,越骄子,天迹,地冥

 对应苦·即将魔改·境:人觉,人殊,神毓逍遥,剧作家

*苦境时间线在窈窈之冥同修时期。

 

更新晚了,为什么呢,因为——

PS4!启动!

周末更新洋葱那篇吧,诚心希望我不要鸽。


评论(13)
热度(40)

© 荷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