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戟

本命剑雪,双邪死忠
spa是我白月光。
墙头无数不列举。
路西斯的小王子是天使。
底特律的康纳太可爱。
日常:PS4启动!

[ff15/AU]数字,42(三)

AN,ooc瞩目

某位小天使的留言唤起了我并不存在的良心。把后续和背景稍微放一下吧。时间居然已经一年多了?!吃惊,其实前几天我还开了ff15的新存档,准备找时间看看皇家dlc呢……

————————————


[我是不是在他们遗失我的地方,终于找到自己?](注1)

 

黑发蓝眼的青年看着镜子,光滑的平面回馈以迷茫的神色。他抬起手指指镜中倒影。

“这是你。”亚丹回答。

“我?”

拥有紫红发色的男人点头。他捉住青年的双手,翻转过来示意青年低头,轻声问道:“来,再来看看这个。”

十指修长,掌心光滑,青蓝色的血管在皮肤下隐约可见。

“这是一双……手?”

亚丹微笑:“聪明的孩子,看起来已经懂了第一个问题了。”

青年皱眉:“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我不……明白。”

“哦。”亚丹安慰似地摸摸青年的脖子:“没关系,你也只需要懂两件事情就可以了。”

“什么事?”

“第一,你是谁;第二,我是谁。”

“是谁?”他想问得不是这个,但他不得不循着亚丹的思路提问。

“我的真名,亚丹·路西斯·切拉姆,记住这个。”亚丹的命令显然不容置疑。但青年发现他不喜欢这种高高在上的口气,他没有回答。

亚丹低下头,盯着青年:“而你,我最亲爱的小客服,以后用我赐予你的名字乖乖待在这里就可以了。”

“诺克提斯。”

他从唇齿间慢慢吐出这四个酝酿良久的音节,“喜欢这个吗?”

“什么是,喜欢?”青年皱着眉问,略圆的眼睛睁大了,无辜又可爱。

“你很快就知道了。”淡淡兴奋的神色从亚丹脸上浮现。诺克提斯——现在他叫这个名字——从亚丹微缩的瞳孔,右边嘴角拉扯起的弧度,过快的心跳声和皮肤散发出的潮热感受到了这种兴奋。

亚丹拆开一旁的信封,从里面拿出薄薄的纸片。他开始读上面的词语。诺克提斯从亚丹的虹膜上看到了内容。那双宛如琥珀的眼睛仿佛真的变成了这种树脂变成的宝石。黑色的字母就是其中包裹了千万年的昆虫。

“墓地。”墓地。他凝视着亚丹的眼睛,跟着默读。

“吉尔花。”吉尔花。

“六。”六。

“传说。”传说。

“火山。”火山。

“维斯佩尔。”维斯佩尔。

“日出。”日出。

“诺克提斯。”诺克提斯。

读完,亚丹从信封中倒出一个什么闪着光的东西,他轻快地哦了一声。

“服务真是周到。”亚丹把亮银色的金属圆环套到诺克提斯左手无名指上,一直紧紧推到指根。另一只手交叠到诺克提斯的手上。亚丹在向他展示自己手上的戒指。这是一对。戒指开始是冰凉的,然后越来越热,越来越热,诺克提斯没来由感到一阵虚弱。

……抓到了。

被琥珀禁锢的昆虫。被抓到了。

 

亚丹用目光描摹着身侧介乎少年与青年之间的仿生人沉睡的侧颜。投下阴影的睫毛,弧度柔软的脸颊,还有那发丝,在朦胧的晨光中透出出灰蓝和深黑色泽的短发。一切都很完美,极端的完美。

和希德结束交易,这具躯壳出现在他眼前的时候,亚丹突然就明白了为什么联邦一直不肯通过仿生人合法化的法案。即使是他这个自称对高新科技毫无兴趣的‘中年人’,也被这种新的物种震撼住了。

但可惜,那只是一瞬间的想法。如流星般划过脑海之后,亚丹在乎的只是他的小客服有没有完好无损得进入这具仿生躯壳,好好地,供他享乐。

 

诺克提斯翻了个身,直接从床上掉下去,仰面摔在地毯上。疼痛是如此新鲜,这滚烫的,灼热的,尖锐的感觉。他是第一次感受到这个。包括呼吸。诺克提斯几乎是震惊地喘着气,发光的微粒在一束束阳光中飞舞。

“你喜欢这个?”亚丹侧躺着,撑着头从床沿边落下慵懒的眼神。他把另一只手递给诺克提斯。诺克提斯顺从地坐起来,把胳膊交叠起来架着下巴,他着迷于灰尘在阳光中舞动的轨迹。

“这很美。”诺克提斯感觉自己的眼眶湿润了。天哪,仅仅是看到日出的阳光他就不禁泪流满面,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同时,怪异的湿润感从压在臀部下的脚上传来,皮肤相贴处滑腻腻的。诺克提斯伸手抹了一下,粘稠的白色液体正从他身体里滑出来。他有点害怕。

“这是什么?”他把湿漉漉的手展示给亚丹看。这不对,他的记忆模块中没有这种物质的存在记载。

亚丹露出一个暧昧的笑容:“你懂得人类的天性吗?”得到摇头作为否定回答后,他用蛊惑的声线继续,“对于新食物,人类首先会品尝。”

诺克提斯依言把手指放到嘴边,但他迟疑了一下。但是他不是人类,他不需要人类的食物,所以他不用品尝,逻辑正确。诺克提斯放下了手并且向亚丹解释原因。

“真是不聪明的孩子,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应该做什么,太扫兴了。”亚丹这么说,边将诺克提斯压倒在地毯上,挤进正茫然无措的人双腿之间。

“你在干什么?”诺克提斯轻喘了一声,双手攀住亚丹的肩膀。这感觉太奇怪了。亚丹把手指放进了他的身体里,轻轻转动之后带出了更多白色液体和黏腻的水,湿哒哒顺着股缝滴落。

“亲爱的,我在帮你清理身体。现在像我这么愿意亲手做清洁工作的人可不多了,你知道同样情况下别人会怎么干吗?直接用水枪冲。那真是太暴力了对不对?”

诺克提斯点点头,但他控制不住似的绷紧自己大腿到脚趾所有下半身的肌肉,随着亚丹进进出出的细致清理,快感如浪潮一般冲刷而过。他好像反应过激了,这不过是一次清理。

诺克提斯哭着告诉自己,这不过是一次清理。

他捂住嘴巴,细碎地呜咽。


————

————————

以下故事背景。

 

故事的开始,他们在星际时代。很久以前人类驾驶飞船离开了EOS,流浪宇宙,和其他宇宙种族通婚,建立新的国度,并且再也没有回头。直到尼福海姆公司的考古小队在EOS发现了上古神话遗迹。

公司高层想要重现这份力量,在收集完所有的资料后,科研人员构筑数字模型,开始推算。

他们实验了亿万次,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失败。即便依靠尼福海姆纵横宇宙的科技,他们依然不能分析类似‘神话’,‘魔法’这样的东西。于是高层(不包括亚丹)暗中投资了一个游戏公司,提供技术资金和架构,创造出游戏世界,邀请玩家进入,引入变量。

重现那个时代。

首先从与那些神秘未知的东西关系较远的地方开始构建。南陆奥尔缇西,北陆尼福海姆,西陆特涅布莱,最后是东陆路西斯。

东大陆其实是一个还在构成中的世界。游戏公司建立了这个模型,但是怎么也推算不出这个世界的走向,不能对上古神话世界研究有用处。所以先谨慎地召入少数玩家(这些玩家经过数据筛选,推测可能为EOS人类的后代),并且提供特殊职业选择,如二十四使,神巫,王族等等。而服务的AI是根据发掘遗迹得到的画像和书籍资料复制出来的。

大部分都能很好的由人工智能推算出外形和性格,除了一位,代号为42的AI在失败了41次之后,直到第四十二次才被成功复制。

 

中间省略各种XXOO/诺克特觉醒试图逃离(现实世界)/三个小伙伴寻找诺克特之旅(从虚拟网络到现实世界)/狗血斯德哥尔摩/等等等等

 

结局

 

亚丹开着宇宙飞船回到了EOS,回到了因索姆尼亚。

草叶纷飞,金黄色的夕阳,古老巨大的遗迹中心。

 

他看见有辉煌的王陵矗立在世界的尽头。


注:诗句来源聂鲁达;文中有真实的人类中的梗


 


评论(3)
热度(19)

© 荷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