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戟

主布袋戏。
精分狂魔,一圈一号,分开放文。
欢迎找我唠嗑。

[ff15][AU]数字,42

OOC,OOC,OOC,

Ardyn/Noctis

斜线有意义

AU向,赛博朋克背景下的全息游戏梗

既然AU了所以性格会很模糊很奇怪吧==

 

1.

 

——尊敬的玩家,我是客服42号,正在前来为您服务。

信息显示已发送。

 

在投诉信息塞满了信箱导致他的私人客服辅助模块7.03彻底崩溃之后,42号不得不忍痛放弃远程通信,亲身踏进《The Chosen One》的游戏世界。

这个数据构造的世界,一如既往虚幻又美好。细长的草叶拂过淡蓝色的数据流,被风吹拂起的那一片落入凝成实体的掌心,肤色是无机质的苍白。

下一秒,追踪用户信号,数据流传送,42号发现自己踏上了一座海中孤岛。这座海岛就像是大海上孤零零漂浮着的海龟尸体,狭小潮湿又毫无生机,唯一的建筑物是一栋窄小的石屋,或者说,牢笼。因为这石质的建筑物没有门也没有窗,只在顶端打了几个拳头大小的透气孔,如同鱼透出海面的腮孔。

42号盯着他视野右上角镶嵌在视网膜上的小地图,代表着用户信息的白色光点就在石牢内发出静止而恒定的光。

在里面?

42号趴在屋顶,从石牢狭小的透气孔中一个个望过去,细小的光斑在地上明明暗暗像闪烁的星。最后他在角落看到了一个黑色的身影,背靠着墙壁直挺挺坐着,头歪在一边。

“来得可真快。”讥讽的笑声一闪而逝。

“您好?”42号不太明白那样莫名其妙的恶意。

亚丹直接翻了个白眼:“不好,谢谢。”

“所以这就是您所说的BUG吗?可是我检查了数据,并没有发现数据异常,就如同前几次检查一样。”一身黑色西装笔挺的客服42号有着一头乱糟糟的黑发,也不知道他的设计者是不是揉毛线球一样把他的头发揉成这样。不过他现在正试图把头发挠得更乱。

“哦?是这样啊,那请你站到我面前来跟我说这句话。”亚丹甚至没有抬头,依旧维持着坐姿。

“哦,好。”虽然不明白眼前客户的意思,但42号点头答应。

然后他一头撞在墙壁上,蓝色的荧光如水波般荡开,阻挡了他前进的道路。

他几乎是震惊地摸着自己的额头,身为AI的他自然没有痛觉这种独属于人类的感官,但他感觉到了排斥。构成石屋的数据流以一种他从未见过的方式组合在一起,犹如藤蔓般纠缠成防线,阻止了他的渗透。这是不应该的,因为他的核心单元里存储着这个游戏的一切代码,编织他的数据也和这个世界同出一源。换言之,作为这个游戏世界的A级权限管理者之一,他被创造出来的时候就通晓这个世界的一切,也应该被一切接纳。

亚丹终于站起来,走到稀疏的光束下面,抬头看着那个傻乎乎的AI客服。琥珀色的眼睛迎着光微微眯起,他说:“现在你明白了。”

42号瞬间感觉棘手起来,他沉吟半晌,双眼中虹膜如同小小的屏幕,蓝色数据流急速闪过。不行,他无法破解这个屏障。

“尊敬的客户,我谨代表我自己向您致以诚挚的歉意。请您把事情原委告诉我,我会向上级提交报告,然后等待技术人员……”

“但在那之前,42号先生,”亚丹停顿了一下,摸着下巴,“我非常确定以及肯定地告诉你,你们客服总部这次将会直接收到我对你的投诉信。”

“哈?”

“对,滚回去等着返厂销毁吧!”

然后亚丹强行退出游戏下线,一把掀开游戏仓坐起来,踢掉电源线踹了游戏仓七八脚还觉得不解气。

这是全息游戏大作《The Chosen One》发售的第47天。也是亚丹身陷BUG毫无办法的第17天。

 

亚丹给自己倒了杯水,往杯子里扔了两颗营养胶囊,看着它们在水中溶解成细密的气泡,滋滋作响。个人终端突然滴滴滴响起来,刚一打开,阿拉尼雅鲜明的红唇就在投影上弯出柔软的弧度。

“哎呀,我们的‘Chancellor’终于舍得拨冗垂怜一个尼弗海姆的小小员工啦?”

“看起来你很想加班?有话快说。”亚丹一句话就把阿拉尼雅怼回去,毕竟他现在心情很不爽,不然很愿意和这位大小姐你来我往几回合,练练嘴皮子。但明显不是现在。

“OK,老头子的员工聚会,晚上8点老地方。以上,完毕。”阿拉尼雅两指骈起向上一挥,对着亚丹笑了笑,然后啪嗒一声结束通话。

亚丹瞪着空气直喘气。死丫头。

然而气死了也只能赴约,企业高层也不好做啊。

 

向来无聊至极的聚会举行到一半,阿拉尼雅端着香槟酒杯款款走到亚丹身边坐下,一路上忽略了不下半打隐晦或明显的暗示。

亚丹凑过去,刚想说什么就被她打断。

“废话就免了,说说吧,是什么让我们公司的二把手迟到早退一个半月,茶饭不思啊。总不会是哪个美人儿吧?那老头子肯定要带刀杀上门去,他这几天一直唠唠叨叨抱怨自己的退休时间又要延迟了呢。”阿拉尼雅口中的老头子就是尼弗海姆董事长,私下被称为‘Emperor’的海德拉。

亚丹幻想了一下被那个喜好白西装,满脸褶子还精力十足的老头子追杀自己的样子,不禁恶寒三秒。

“你知道《The Chosen One》吗?”说出来的时候亚丹感觉到了一阵绝望。好的他知道了,等到明天,不,只要今天半夜,他,亚丹,年方三十几,事业有成,魅力十足,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尼弗海姆‘Chancellor’就会被被爆出沉迷青少年游戏无法自拔的糗事。然后这件事会在一周之内变成他所有竞争对手午后茶话会的小点心,伴随着噗咕噗咕冒着热气的茶水滑进胃里,变成一阵哈哈大笑。亚丹说完就捂住了脸。

“知道呀,原来你也在玩啊,老头子原本还在盘算怎么能把你拉进游戏,然后管理他建的工会呢。”

“???”亚丹黑人问号脸。

“你不愿意?嗯,也有道理,毕竟那简直就是变相加班嘛。”阿拉尼雅深表理解。她创建的角色‘龙骑’就没有加入老头子建的工会,反而自己组建了佣兵团到处探险,那才叫游戏嘛。

“不是,我是说,你们都在玩?”

阿拉尼雅疑惑地盯着亚丹看了半晌,终于恍然大悟:“所以你不看员工论坛的嘛?”她抬起左手,在手腕的个人终端上点来点去,一个花里胡哨的界面突然出现在亚丹眼前。他花了整整一分钟才反应过来,这特么的居然就是那个原本黑白两色性冷淡风的员工论坛首页?现在被陆行鸟之歌,卡通形象,五彩烟花,莫古力还有黄色的鸟头占据?嗯,说起来这也就是每天一跳出来就被亚丹当作垃圾界面删除的那个。

在阿拉尼雅充满怜悯的目光下,亚丹也调出了自己终端上的论坛。

 

[原创][加精][置顶]在EOS继续我们辉煌的事业!尼弗海姆万岁!-BY Emperor

[灌水]记录打卡,今天你抓青蛙了吗?

[原创]狩猎技巧天天讲之我有一百种方式来搞死祖鸟-BY 格拉乌卡

[原创]驾驶机甲小贴士-BY洛奇

[求助]珍惜花卉吉尔花悬赏,诚招栽培技能点满的小伙伴QWQ-BY露娜

[求助]栽培技能点如何快速获得?‘种植’这个技能对职业有要求吗?还是直接转职比较快?-BY 瑞布斯

[原创]龙骑佣兵团的冒险日记-BY 阿拉尼雅

[交流]理想讨论,TCO的世界观有哪些奥妙之处,欢迎发言

……

 

阿拉尼雅看亚丹看得入神,问道:“对了,你在哪块大陆啊?游戏里的四块大陆目前还不能互相交流,要是你不在北大陆的话我就可以让老头子死心了。”

“你们都在北大陆?”

“也没有,弗路瑞特家的那两兄妹在西大陆,董事会那群休闲养老的去了南边,听说水都可是度假胜地,剩下的大概都响应老头子的号召在北部啦。啊呀,你总不会在东大陆吧,听说那里跟其他三个地方科技树和时间线都不一样哦,是个危险的地方。”

“……”谢谢提醒,我已经感受到了。

 

知道了亚丹就是身处东大陆之后,阿拉尼雅的好奇心完全被调动起来了:“来说说看啊,东大陆我们都没去过,是什么样子的?”

“对啊对啊,来说说看啊!”

“北EOS总是好冷啊!一直下雪的超无聊。”

“东大陆很神秘的感觉啊,都不是对所有玩家开放登录的,还需要特别邀请码,官方搞事啊。”

“简介就是什么上古之地,天选之民,搞得很特别的样子。”

“我听说还有特殊职业哦,什么二十四使啊,神巫啊。听说计划是东大陆这个服务器在前期只会邀请几位玩家体验,不知道面向所有玩家开放要多久呢。”

亚丹看着默默围过来的一群人,嘴角抽搐。然而面前的喋喋不休不仅没有停止的迹象,还有越来越热烈的趋势。

不得已,在众人殷切的目光下,亚丹开始讲述他在游戏里的经历。

 

[编织命运之线]

这句宣传语一开始就吸引了亚丹的注意,虽然好中二但是意外地很有趣嘛。并且他对宣传画上的水晶总感觉有些在意。亚丹本来不是一个游戏爱好者,但鬼使神差一般他就购入了这款游戏,顺带还有最新款游戏仓和一系列副产品,然后随随便便抽了个奖就被告知被选中为特殊玩家,可以进入特别服务器游玩。

运气这么好?亚丹甩了甩手里的信用卡,感叹还是资本的力量比较醉人。

回到家后他抱着一种自己也不懂的心情躺进游戏仓,双臂交叉,宛如尸体下葬的那种。意识到这点之后亚丹很是尴尬了一会儿,在接连试了侧躺,俯卧,把手臂放在身侧等各种姿势之后,他还是选择把手十指交叉放在胸腹交界处平躺。

所以说为什么要纠结这个。亚丹苦恼地进入了游戏。

登录界面还是很美的,站在浩瀚太空中俯瞰一颗徐徐转动的蓝色星球,一下子就引发了刻在他们这群在人造星球上出生长大的人基因深处对母星的依恋与怀念。这颗星球,就是EOS,被飞向宇宙深处的人类抛弃在身后的故乡。

等亚丹回过神来,他的双腿已经踏上坚实的土地,草叶纷飞,蔚蓝的花海一致延伸仿佛能触摸到天际尽头,回头望时,风卷起他紫红色的头发。

明明没有人,可是他为什么要回头?

……

 

结束聚会回到自己公寓的亚丹身上略带酒气,借着醉意回忆这一个多月的游戏经历不太好受,特别是这段回忆特别以及极其操蛋的时候。一群人带着复杂目光注视他的感觉也不怎么有趣。

亚丹又躺进了游戏仓,打开睡眠模式,登入游戏。

 

一小片阳光晃得他不禁侧过头去。

亚丹睁开眼睛,惊讶地发现他对面的墙壁上居然被开了一个两个拳头那么大的洞。他不禁走上前去想仔细看看。难道说,难道说……

“您好?”42号突然蹦了出来。

!!!

“我说,你们AI知道人是会被吓死的吗?”亚丹恶狠狠回答,一拳砸在开口上方。

42号回以一个整张脸都皱起来的苦恼表情,停顿一下继续说:“现在EOS早晨6时02分,42号竭诚为您服务。”

亚丹指了指这个得以让他们面对面交流的洞:“这是怎么回事?”

“正如您所看到的,我在尝试破解程序,这是我外部世界一个白天的工作成果。破解方式有效但看来会持续较长的一段时间,接下来会由其他客服接替我的工作,继续为您服务……”

亚丹伸手示意42号停止。

“你是说,我可以出去了?”

“是的。”做完肯定答复后,42号迷惑地看着眼前的男人突然深深弯下腰去,双手却死命扣住洞口的石块,笑声嘶哑。

“先生?”

“嗯,没什么,我就是有点,你知道,太开心了。”亚丹抬起头来,露出一个即使在AI看来也过分怪异扭曲的笑容。这样近的距离,他突然发现眼前的42号其实有着一张过分年轻好看的脸,黑色柔软的头发和蓝色的双眼看起来干净又天真。怎么说呢,看起来奶里奶气的。这样的脸倒是蛮容易获得好感的,如果忽略那糟糕到死的服务水平和愚蠢僵化的AI风格的话。

亚丹的心情平复了不少,点点头示意42号继续他的工作,一面靠在旁边的墙壁上和42号有一搭没一搭闲聊。

“……对了,你刚刚说会有人来接替工作,所以你又要缩回去继续你的‘远程服务’了?”

“差不多吧。”42号眨了眨眼睛,轻声补充,“如您所愿。”

“什么?”亚丹夸张地说,指指耳朵一副我聋了的样子,“我可是给你发了几百条投诉信息才换来你们客服的上门服务的。如果真的如我所愿的话现在这个洞,大概可以变成一扇门,然后我只需要走一步就可以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这个该死的!地方!”

“我是说……如您所愿,销毁。”在亚丹看不见的地方,42号的手指抖了一下。

亚丹反应了很久,才把这句话塞进了仿佛灌满水的耳朵。

销毁?谁要销毁?销毁什么?

“可是,我并没有……”真得发出投诉信。亚丹突然感觉有什么沉重的东西黏住了他的双唇。

“哦,是吗。”42号思考了一会,认真点了点头,然后微笑着说,“谢谢。”

 

那双没有数据流闪动的眼睛恢复了原本纯正的蓝色。这种颜色,是亚丹在灰暗的石牢中能看到的唯一鲜明的颜色。

 

-------- 

最近在看赛博朋克的书,室友开始沉迷全职高手

我好像又开了很奇怪的脑洞……反正只能写奇怪的脑洞啦……

这篇确定会写下去,还会有几章的样子的小短篇。

欢迎挑BUG和指出看不明白的地方,设定其实还蛮奇怪的,算是游戏AU但其实又不太是……我也好纠结。

=3=以上。


评论(10)
热度(39)

© 荷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