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戟

主布袋戏。
精分狂魔,一圈一号,分开放文。
欢迎找我唠嗑。

[黑山老妖X宁采臣]理性讨论,把仇人等死了/活得比他长算不算报仇(二)

4.

 

想不明白就不想了,反正日子照常过。

大概就过了这么三五年吧,这样平淡乏味好似白开水的日子终于将黑山的性子泡软和了些。

他不再半夜翻来覆去咬牙咒骂,镇日脸色好似黑云摧城,也不再动不动就放假,一副懒得理人的样子。他愿意一句一句带着孩子们读三字经百家姓了,每日要压着他们练一百二十个大字,不练,打手心;把新从母鸡窝里掏出来的鸡蛋塞进刚学握笔的鼻涕虫小鬼手里,摔碎了,打手心;坐后排的虎子见天儿拉扯红红的小麻花辫,呦吼,小子反了啊,打手心;看到调皮捣蛋的偷摘桑葚困在了树上也会一个个耐心抱下来,虽说还是要狠狠打一下掌心。因着这样的转变,孩子们还是挺高兴的,觉得陈先生终于正常起来了。任谁被妖怪抓过都是要不高兴的,隔壁虎子还跟小姑娘一样怕黑呢。孩子们都理解。

于是黑山发现,他现在每天只干一件事情:拿着细竹条跟在小鬼们屁股后面转来转去。

真特么丢妖怪的脸……

大妖怪的尊严和人格简直被日了一遍又一遍……

 

可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曾经的黑山老妖现在的陈三泰,他是要吃饭的呀。虽说一星半点儿法力都没有了,可是神魂还在,要是不躲在这个人类壳子里,啧啧啧,那对其他妖怪可谓是十全大补丸。

不吃饭=壳子死=神魂暴露=他死

好嘛,于是现在吃饭成了黑山老妖的妖生大事。还好这具人类壳子还能开个馆收个徒拿拿束脩,不然堂堂黑山老妖居然被饿死……那简直是要遗笑万年。

这么一想,黑山顿感平衡,细竹条换了一根又一根,领着一群小萝卜头这里来那里去,很是回味起了几分当年群妖俯首的滋味。

 

不过,怕什么来什么这句话还真不是假的。

落日时分,逢魔时刻。

燕赤霞回来了。

 

宁采臣絮絮叨叨的和黑山说道,他是在另一座城的城墙角下乞丐堆里把燕赤霞扒拉出来的。那时燕赤霞落魄到不行,披着块破布坐在臭水沟边上,剑没了符没了神智也不清楚了,眼瞎耳背,只会在嘴里嚷着妖怪妖怪不得好死,被人当作疯乞丐。

宁采臣说着眼圈又红起来,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拿袖子抿抿眼睛。

又说想了半天也只有先生你能托付了,我脚不能停,还要去送信,但是道长还得有个地方住着好好修养。

黑山听了这话,微笑着应了。

能看着燕赤霞用这副样子一点点死在他面前,何其快意。

口上却道当年曾得道长高义相助才得活命,如今怎能不报?

宁采臣破涕为笑,道一句谢谢先生,从行囊里搬出一袋米面几条咸肉,又匆忙上路。

临出村口,回头一望,大槐树下几个孩子正笑嘻嘻围着燕赤霞把他头发里的杂草择出来,扎着红头绳的小姑娘正拿着勺子喂他吃饭。陈先生背着手站在一边,看到宁采臣回头望,点点头。

宁采臣心里便盘算着,下个月还要回来一次。

 

看着宁采臣背影终于一点点消失在村外羊肠道,转眼就看见疯疯癫癫的燕赤霞,黑山忍不住泛起点冷笑。

一辈子除魔卫道,快老死了也就只能认命。救了那么多人也只有一个宁采臣记得。燕赤霞啊燕赤霞,你可真得上天厚爱,怎么就还有人记得你呢?

 

5.

 

宁采臣果然一月一来,比起之前三四年只来了不过十根手指头可数的回数,可算是常客了。村中人也渐渐和他熟识起来,有时也叫他帮忙去山下镇中带些零零碎碎的东西。不过他来,目的地九成都是那个小书院。

还没进篱笆,就看见屋子里学生们一个挨着一个趴在桌子上练字看书。下一刻,却见燕道长一个平沙落雁从房顶上跳到院子里,哈哈大笑着接受一群争相探出窗户的小萝卜头们景仰的目光,然后拿着一把狗尾巴草当剑使,舞得威风凛凛,草籽乱飞。口中喝道“妖孽休走!”迈着方步又跳出了篱笆,把萝卜头们一连串吸引走了。

没过一会儿,黑山拎着水壶从厨房里转出来,面对空无一人的屋子脚步顿都不顿,泡水呷茶,八风不动,泰然自若。

宁采臣收起惊掉了的下巴,只能对着黑山充满歉意的笑笑,识趣的过去作陪。

“没想到道长恢复得这么快,有劳先生了。”

“是啊,我也没想到。”

 

我也,没有,想到!!!

黑山咬牙切齿。

——

回坑了。

来复更。

评论(8)
热度(44)

© 荷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