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戟

本命剑雪,双邪死忠
spa是我白月光。
墙头无数不列举。
路西斯的小王子是天使。
底特律的康纳太可爱。
日常:PS4启动!

【靖苏/然浩/吏青】百倍偿仇【一】

重看了灵摆一,咦。。。突然又萌上了。。。然而二还没有看。。。

开了很神奇的脑洞呢。。。。所以我又开新坑了。。。吐槽灵异风。。。后面会是现代AU。。没有正剧。。。带然浩发小甜饼玩。。。还有吏青老甜饼。。。靖苏嘛。。。当虐则虐,但是保证HE。。。。不喜误入,食用愉快。。。

1.

孤零零的鬼魂执一把伞从奈何桥那头走来,素白的身影单薄瘦削。地府阴风阵阵,他紧紧抓住肩上披风,五指青白陷入几近同色的毛领中。到了孟婆支起的摊边,收伞,寻椅坐下,点一壶水,却要两只杯。

此时过奈何桥的鬼魂不多,孟婆得了空,抓了把瓜子就坐到那人对面,一手支颌,眼睛不住在那人脸上逡巡。

那人低垂着眼,慢慢喝一杯白水,淡然又自在:“你又看我作甚,我喝水也不行吗?”

“看你好看,不然谁看你。”孟婆如是回答。

那人微微一笑:“承蒙夸奖,你也不差,不如看镜子去吧。”

“切,当然。”孟婆一翻白眼,“老娘可是永远十八岁。”话音落地,就看到对面那人恍惚的神色,她挑着眉,朝旁边啐一口,喷出两片瓜子皮。

死赖着不走的千年老鬼,烦人。

 

*

很多年前,恍惚是那人刚死时,他着一身卸甲之后的素衣踏上黄泉,衣襟上点点鲜血艳若红梅,捧着孟婆汤静静站了许久。孟婆看多了这样的人,忘不掉红尘入不得轮回,她也不管。若是个个都管她还不得累死?所以就随他去,反正会有鬼差来管的。

孟婆等了一天又一天,那人跟被冻在冰块里似的,动也不动。不知怎么的,也没有鬼差来,就任由那人捧着一碗冷透的孟婆汤,阻碍轮回秩序。

该投诉,着实该投诉。孟婆这么想着,掰开那人僵硬的手指,倒空孟婆汤,换上一碗热腾腾的白水。然后那人不知怎么就哭了,泪眼盈盈侧过头去,眼眶微红,比衣襟上的血更艳。

孟婆第一次看见男人能哭得这么好看,不禁痴了一阵。

所以说,那浑浊的汤水到最后没有沾上那人的唇,也不能全怪那人固执。

颜控啊颜控,哎。

 

最后那人忍住眼泪,哽咽着对孟婆说,我到底是心有不甘,妄想再见他一面,你说怎么办?

该怎么办怎么办,哎呦你可别再哭了,我的心都碎了。孟婆收拾着破碎的小心肝,麻溜打通了地府各节关系,指点着那人最后落户地府,考上地府公务员,当上地府管理先进分子,走上鬼生巅峰。

可不知怎么的,那人等的人,就是没来。

阴风起,忘川荡,这早就不是当年的黄泉了,鬼却还是那只鬼。

孟婆看着那人忙忙碌碌积了好多功德,最后却送不出去的失魂落魄的样子,心又开始疼了。

好好好我知道,你忙前忙后就是想能给你等的那个人多积点德,保他生生世世平安喜乐。可是他不来,有什么办法。这个世道,食人魂魄的妖怪鬼魅也是很多的,每年连地府都要丢好多好多魂魄的。

孟婆絮絮叨叨安慰着那人,也不知道那人有没有在听。

那人最后闭了闭眼,模样很是镇定:“生死簿上写的清楚,他该是这时候来。他不来……我自然也有一百种方法找到他。”话说的是蛮霸气的。

随后提了把纸伞,第一次重回阳间。

十年后,无功而返,差点因为灵力耗尽而魂飞魄散。

——————————

孟婆就是痴汉力的化身。。。别详究。。。。灵摆二还没看呢。。。周末补一补。。。不知道好不好看?

你们猜耿直boy去哪里了?

第一章会把tag打全。。。后面就看章内容了。。。

猫咪那篇。。。嗯,明天更,求别打!!!

最后忠告。。。lo主本质all胡,慎关。

评论(31)
热度(91)

© 荷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