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戟

本命剑雪,双邪死忠
spa是我白月光。
墙头无数不列举。
路西斯的小王子是天使。
底特律的康纳太可爱。
日常:PS4启动!

【薄靳言X袁浩】薄喵和袁喵【上】

【圈地自萌,不喜误入,不接受谈人生】

【注意看CP!!!!!!是拉郎!!!!!!!!】

薄靳言和袁浩互相变成猫咪的一天。

时间线交错,视角互换有。

薄靳言:暹罗猫

袁浩:布偶猫

 

    *

薄靳言发誓他没有起床气,没有起床气,没有起床气。然而任谁看到一个不认识的男人笑得一副蠢样还拿手指头软软戳别人脸,都不会开心。何况是薄靳言这个傲娇【喂】

所以他现在气得只想拿把枪抵到眼前男人的头上,把他关到太平间或者解剖室吓破他的胆,再告他非法入侵,告到他倾家荡产,让他知道薄靳言根本不是一个好惹的人。

不过首先,他得拍掉戳在他脸上的手指。

所以他伸出了手——

眼前的男人笑得眉眼弯弯,修长的手指轻柔地搭上一只毛茸茸的猫爪。

“薄喵真乖,让哥哥抱一抱好不好?”

WTF??????????????

Excuse me? Verzeiung? Wie bitte?

薄靳言睁大眼睛,震惊地看着面前的猫爪,动了一动。

是的,如果不出所料的话,这目前好像是——

他的手。

天才如薄靳言,此刻脑袋也死机了。

就在他大脑当机的这一刻,男人拿手轻轻挠了挠薄喵的下巴,见猫呆呆的没有反应,就笑眯眯的把猫咪抱了起来,下巴抵着猫咪毛茸茸的头顶:“真乖啊~今天老爸不在家,没人喂你,跟哥哥去公司玩玩好不好?”一脸满足。

然后就在薄靳言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就被塞进了一个浅蓝色的充满槽点的宠物外出包里,完全无法反抗。

袁浩心情很好的抱着外出包,哼着歌坐到了车里,愉悦的踩着油门,一边想着,今天薄喵居然这么乖不科学啊,平常一个眼神就霸气侧漏的,今天是怎么了?不过呆呆的也是意外可爱啊。

薄喵是袁爸爸养的一只纯种暹罗猫,巧克力重点色,碎冰一样浅蓝的眼瞳,平常那是高冷的不要不要的,任性又傲娇,袁浩平常那是只能恭恭敬敬的任它把他当成床垫来睡。

不过今天嘛……某喵不在状态啊。

 

“袁总,今天的职工春游您不是说不来了吗,怎么来了?哎?这是您养的猫?哎呀真可爱,是暹罗猫吗?”

“本来是不来了,不过临时有些事情就来了,你们去玩不用管我。”袁浩一手拿着公文包一手抱着趴在他肩膀上的一脸生无可恋的薄喵,笑着和公司员工打招呼,“今天家里又没人,不放心所以带它过来。好啦,都散了吧,你们也该跟戴总出发了。”

职员们看着袁浩抱着猫满溢着温柔离开的背影,不禁都红了眼。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居然不能多看两眼袁总辣么温柔帅气的身影,还要去什么春游,这样的人生有何意趣!有何意趣!!

戴森林就站在一边泛酸一边呵呵哒,黑着脸带着心不在焉的员工春游去了。

 

*

薄靳言惊醒了。

他第一次无比清醒的醒来,然后把双手伸到眼前看了又看。

很好,是人手,原来是做梦。呼。他松了一口气。

可是随即他就疑惑起来,他怎么会做这么奇怪的梦?并且细节翔实记忆清晰,仿佛真实发生过一样。

作为一个犯罪心理学专家,薄靳言自然可以搬出一套套的理论来阐述梦境的成因梦境的内容等等,但这一次,他却找不到一个说服自己的科学解释。

薄靳言迟疑着给傅子遇打了个电话,详细阐述了一下自己的梦。

傅子遇挠着头说我一个搞电脑的哪能知道这些啊,而且心理上的事情你肯定比我知道的多,我只能尽力给你查查有没有相关案例了。

听到这里,薄靳言冷漠的哦了一声,光速挂电话。

心情不好,烦。= =

但不管再怎么惊悚,这件事也只能先放一放,毕竟现在主要还得关注少年绑架案。薄靳言换好西装就去了警察局,路上顺便打电话给助手简瑶,让她去警察局等他。

然而他才刚到警察局的圆桌会议室,就被外面突然出现的闹哄哄的声音惹得皱起了眉。没有睡好,犹带倦意他坐在椅子上揉着太阳穴,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场。

坐在旁边的李局长一等人也皱起了眉,一个警察起身去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外面闹哄哄的声音还在继续,并且越来越响。

“抓住……快!哎跑到那里去了!”

“快快快,左边!不对,是右边!……哎跑出去了!”

“会议室的方向快快快!”

随即一声凄厉的猫叫,一团白灰相间的影子慌不择路的从会议室虚掩的门缝里钻出来,敏捷的跳上桌子,却因为太过光滑的桌面而脚底打滑,哧溜一声就滑过长长的桌面,然后噗通一声——

准确的掉进薄靳言的怀里,还惊恐的喵喵叫着。

薄靳言抓住眼前这只奶白色灰斑布偶猫的后颈,一把领起,脸上一个大写的冷漠。

怎么又是猫?

大眼瞪小眼。

惊恐的猫咪挣扎的更厉害了。

 

后来跟进来的小警察千恩万谢,说这是刚刚从树上救下来的猫,估计被惊吓到了所以在警局里乱跑,谁也抓不住,警局里乱了好一会儿了。

就在小警察想要接过猫咪的时候,薄靳言挑着眉把手移开,没给。

“这只猫有主人吗?”

“不清楚,可能是走丢的,是路人看到它在树上报的警。”

“哦。”

然后小警察眼睁睁看着薄靳言拎着那只瑟瑟发抖的猫咪走开了,没敢拦。

--------------

是的我爬墙了。。。我又开新坑我有罪。。。。

我是一个本质上的all胡,all胡只要是戳萌点的我都会吃。。。。所以。。。CP洁党的小伙伴可以取关我了。。。。

拉郎,ooc对我来说太正常了。。。只有发糖我是可以保证的。。。

还有,我习惯半夜更新。

如果不介意的话。。。就一起愉快的玩耍吧。晚安。

评论(20)
热度(145)

© 荷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