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戟

本命剑雪,双邪死忠
spa是我白月光。
墙头无数不列举。
路西斯的小王子是天使。
底特律的康纳太可爱。
日常:PS4启动!

【靖苏/然浩】我就是要HE怎么了!!【一】

注意:

这是【靖苏】【魂穿】【然浩】梗!李熏然X袁浩的拉郎!

感谢【今天靖苏产粮了吗】大大的脑洞!申明一下,这是认领来的,萌得不能自已,所以就动笔惹。。。

圈!地!自!萌!不!喜!勿!入!

不!接!受!谈!人!生!

还有,这是甜向,估计高甜,我就是想吃糖hhhhhh

面对圆号哥哥我的脑子里只剩下甜这个字=W =

大好时光看了十来集,他来了看过原著,剧看到第六集,所以【ooc瞩目】

一切都OK?那么,祝食用愉快~

 

楔子

 

梅长苏死后的第十四年,梁帝驾崩,举国同哀。

李熏然昏迷三天后,醒来的那个人,名为萧景琰。

 

1.

 

李熏然现在每天都会或明或暗的收到周围人的故意关心。

不知道的人会以为是他从鲜花食人魔手中劫后余生的那段经历太过凶险,所以周围人才都心疼关心他,而知道的人嘛……都带他出去喝过酒了。

毕竟都是一个警察大院里的,哪个人不是看着李熏然和简瑶长大的呢?看着他们从小时候的漫山遍野疯玩的两个孩子分别长成了俊朗英气的刑警和温婉雅丽的女孩,理所当然的认为他们会在一起。但谁知道命运就是这么喜欢开玩笑,简瑶最后居然和那个大家一开始畏惧后来崇拜的薄大神在一起了。

这当然也是一桩美满的因缘,但目光一转,大家看着二十七八还依旧单着的李熏然,目光中都多了几分了然和惋惜。

李熏然,啊,不,萧景琰现在就处于这种烦恼之中。

然后他就果断接了能个出差的案子远离潼市,也远离了一波又一波避不开的相亲。

可惜啊,再出差,也还是要回来的。对于这样的结果,李熏然的内心其实是拒绝的。

 

潼市。

风和日丽的一天。

 

“……是,我刚到,现在在打车呢。等等我会回局里先交个报告,晚上不用等我吃饭了……就这样,局长。”挂了电话,李熏然一招手拦下出租车,“师傅,潼市公安局。”

说完,他弯腰坐进车里,长腿交叠,翻出文件查看。

“好嘞。”司机师傅操着一口浓重方言味儿的普通话,边开车边笑呵呵地跟他搭话,“小伙子长得真精神啊,去公安局子里是干啥呀?”

“师傅,我不是去,我是回公安局。”李熏然微笑,翻过一页纸。

司机恍然大悟:“呵!原来是警察同志啊!失敬失敬!”

许是李熏然多年浸染的骄傲作祟,他听到这句话,心里还是高兴的。重来一次,他依然要保家卫国,依然是一身正气。【一脸耿直】

刚开出一段路,原本顺畅的道路突然被堵住,原因是前面的车齐刷刷急刹车停了下来,司机师傅有些奇怪的按了几下喇叭,前方的车辆依旧没有反应。

不是红灯。李熏然往前一看,察觉到了怪异。

下一刻,靠前方的车纷纷开了车门,乘客一个个脸色苍白的仓皇逃窜。

“咋……咋回事啊这是!出车祸了?!”

“不,不是车祸。”凭借着多年警察生涯的敏锐,李熏然当机立断打开车门冲了出去,虽然是逆着人流的方向,却依旧快速。

他一边跑一边敲着紧闭的车窗,提醒部分惊疑不定的乘客赶快离开,然后手机突然响了。

“喂,熏然?你现在是不是在江东路?”

“局长,是,我在江东路,发生了什么事?”李熏然环顾四周,人群已经被疏散,只留下空空荡荡的车散布在路面上,一辆辆都车门大开。

“是抢劫。两名歹徒抢劫了银行,还绑架了一个人质,十分钟前我们刚刚接到报案,现在歹徒应该刚逃出银行没多久,说不定还在江东路上。你赶紧过去!看看能不能追踪到抢劫犯的线索!注意!他们手里有枪!还有人质!”

“好,我现在就过去!”

“嗯,但你也不要轻举妄动,我们的警车已经在路上了!”

“明白。”

李熏然飞奔着赶往银行,却迎头正撞上一辆横冲直撞的面包车,他纵身往旁边一跳才险而又险的避开。

抢劫犯!

他急忙吸着气从地上爬起来,抬头的一瞬间从面包车打开的后车门里看到一个躺坐的人影,那是被绑架的人质。

然后他彻底愣住了,感觉全身的血液先是冲到头顶,让他眼睛发红喉咙发紧,然后又从心口凉到脚底。

小殊!!

    

李熏然发狠往前冲跑,不要命一样跑,眼睛里只剩下那个一闪而过的人影。

后面开着警车呼啸而来的同事都被他吓到了。

他跳上车,突然冷静下来,抢过方向盘后一直发抖的手也稳了,然后他对同事说:“我知道他们往哪里跑了,我来开车。”

然后猛的一踩油门,后面一车子警察忙不迭抓紧身边所有能抓紧的东西。

 

小殊……会是你吗?

眉头紧锁,墨黑的眼瞳沉暗却似流淌熔岩,李熏然死死掐着方向盘,又是一个猛拐弯。

 

“熏然!特警队调出的特警已经从另外一条路抄过去了,如果不出意外我们可以实现两面包抄!”一个同事朝李熏然喊道。

另一个眼尖的同事:“我看到了!是不是那辆灰色面包车,停下来了!”

“我也看到了。”李熏然一踩刹车,警车直接漂移旋转了一圈才停下,“注意掩护!”他们从一侧车门鱼贯而下,以横亘的警车作为掩体,拔枪,上膛。

突来两声惨叫。

李熏然心里一紧,也顾不得安全直接探出半个身子,然后不由得缓缓睁大眼睛。

 

长身玉立的青年形容狼狈,身手却是干脆利落,一脚飞踢上持枪抢劫犯的手腕,咔擦一声手骨折断,猎枪应声而落。随即是一拳袭向抢劫犯的面门,看准抢劫犯倒地的瞬间用脚挑起猎枪,以枪做棍点在他喉咙间。

青年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汗水淋湿眉目,手却极稳,即使抢劫犯哀哀嚎叫不止那枪口也不曾离开喉间一寸。

 

这样的场景烙在李熏然的眼底,烫伤了萧景琰。

 

于是眼前的这个身影和记忆中白衣飞扬的明媚少年渐渐重合,和拥裘围炉的苍白谋士渐渐重合,最终化为一个开口却无声的名字。

……小殊……

李熏然突然眉目一凛,举手便朝青年那个方向开了一枪。

另一个想从身后偷袭青年的抢劫犯惨叫着倒地。

青年却抬起头来,恰好撞上李熏然的目光,汗湿的眉目间震惊夹杂呆愣,似乎还有水光潋滟,不知道是不是李熏然的错觉。

身后的警察呼啦啦涌出一片,制服犯人,打120,收拾残局,忙得不亦乐乎,哦对了,当然还收缴了青年手中的猎枪。

 

而李熏然和那个青年,还在傻乎乎的对视,动也不动一下。

许久,青年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侧过头去,脸颊上还有未消去的红晕,灿烂鲜妍似三月桃花盛开。

哦,他鬓边的那一颗小痣也没变。李熏然有些晕晕乎乎得这么想着,也笑了起来。

然后他朝那个人走过去,一步一步坚定无比,跨越岁月,步过沧桑,终于到达他身旁。

 

--------------------- 

 

我不是逗比我不是逗比我不是逗比我不是逗比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怎么够,我说四遍=。=

好了!别动!接下来我要产糖了!

PS:拉郎嘛。。。所以只打了靖苏和然浩tag,其他我也不敢打。。。就酱

评论(45)
热度(332)

© 荷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