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戟

主布袋戏。
精分狂魔,一圈一号,分开放文。
欢迎找我唠嗑。

[靖苏]我还没有想好取啥名之一

1.

    青石板巷,雨落无声,血腥弥漫。

    收剑,皱眉,懊恼。

    青衣斗笠的剑客眯起眼睛,微微一摇头。

    “竟忘记给自己取个响亮的名号,真是失策。”

    说完抬步便走,无视身后对手哀哀嚎叫,恰似一洒脱江湖客,谁知行至半途——

 

“哎呀!谁砸我!”猝不及防的一石子,甄平眼睁睁看着自己斗笠飞出后滚落在地,沾了水与泥。

他怒气冲冲抬头看,却不妨迎面袭来一团黑影,身法极快,快到甄平还未来得及反应,雪亮的剑锋便已贴上他之脖颈,缠绕一线冰寒。

“你……”

“嘘,别说话。”黑衣剑客单指立于唇前,做一个噤声的手势,掩于手后的嘴角顺势挑出一抹诡异的弧度,“这剑很锋利,锋利到仅仅是气流穿过喉咙的震动,也足以使你毙命。”

甄平瞬间噤声。

“所以,你只需眨眼回答我的问题即可。放心,我是个很大度的人,只要你乖乖回答我的问题,包你无碍。”黑衣剑客同样带着斗笠,压低着头,但透过篾条缝隙,甄平仿佛看见他的眼神中充满戏谑。

雨珠沾满甄平僵硬的脸,良久,他眨眼。

“呵,很好,他把你们调教的不错。”黑衣剑客微微一笑,“那现在告诉我……”

 

2.

“宗主,他回来了。”甄平单膝跪地,发衣湿尽,形容狼狈。

“是么……”梅长苏神色依旧淡然,眼神却倏然一亮“既然他回来了,那么想必琅琊榜第一高手之位,已然易主。”

“是,一月前易先生约战大渝玄布,结果……自然是易先生赢了。”

“你倒是大度,他又试你的武艺了?”

“是。”甄平低头,似是不忿,“是属下学艺不精。”

“不必如此。”梅长苏拢紧裘衣,“你与他本就不同,不能相比。不过,看你如此形容回来,他又戏耍于你了?”

甄平咬牙切齿抬头,看到的却是梅长苏带着淡淡笑意的苍白面孔,最终忍下了满腹怨言。

梅长苏终于忍耐不住,噗嗤一笑,灿然恰似一树梅花尽开。

“甄平,你就是太较真,他才忍不住戏耍你,若你如同黎纲一般他反而要躲着走。”

“那怎么不见他去戏耍飞流。”甄平哼了一声。

梅长苏一侧头,眉目舒展如画:“你说呢?飞流,过来!”

一阵微风拂过,飞流乖乖巧巧站在梅长苏面前,怀着捧着五六个黄橙橙的橘子。

“飞流,易哥哥回来了,你高兴吗?”

“高兴!”

“为什么高兴?甄平可是不高兴啊,飞流来说说看,你为什么高兴呀?”

“打架!高兴!”飞流拿起一个橘子塞到梅长苏手里,“吃!”

“哎呀我们飞流真乖,还知道给苏哥哥吃橘子了。”梅长苏接过橘子,慢慢剥开,拣了一瓣放进嘴里,尝到这又酸又甜的滋味,他忽然就叹了口气。

“你也不要埋怨他,他向来就是这个性子,看见脾气耿直些的就忍不住去撩拨一番,天真愉快得快赶上飞流了。”可谁又能明白那人心里的痛呢。

“属下没有埋怨,只是不甘心罢了。是属下学艺不精。”甄平咬咬牙,忍了这口气。

梅长苏怎么可能看不出甄平的不甘心,便道:“你看人最准心也最细,当知道他做什么都只是用了三分心的,散漫惯了也恣意妄为惯了,且放下吧。”

“是。”

“那他说没说什么时候来见我?”梅长苏把剩下的橘子放在火盆边烤热,手又缩回袖子里了。

“呃……”

“怎么,他不想来见我了?”

“易先生说,等他去探一探靖王府,再回来见宗主。”甄平咽了口口水。

梅长苏一愣,脱口而出:“探靖王府?去探靖王府干什么?”

“易先生的原话是,要去看看某人放在心里十多年了的人究竟是个什么模样……”

话音未落,梅长苏感觉自己额头上冒出了一个大写的尴尬。

“咳咳咳咳咳……”

 

3.

易小川蹲在靖王府屋顶,一边剥橘子皮一边啧啧感叹:“哎呀原来靖王长这个样子啊,怪不得长苏十二年了还记挂着他……不对,已经是十三年了,都过完年了啊。”

又是一年。

易小川,或者说蒙毅,摇头笑笑,抬手抚上胸前虎型玉坠。


————————————

这是写来甜的W,顺便试试我好久没动手的武侠风


这个脑洞是lof上领来哒!原本脑洞是想看如果小川穿越到梁朝会肿么样,但是我私心重我放不下蒙恬哥哥我的错我认罪我。。。

所以这里是已经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高武力值老妖怪一只加上智冠天下的麒麟才子,两个特大号的苏←w←

外挂都开到这个份上了,不甜没有天理。

今天靖苏虐得我心肝脾肺肾都疼。。。。我要自己发糖。。。

主线是靖苏,其他就开挂吧,就这样。来来来我们来吃糖。

其实是我还没有想好滚开


评论(56)
热度(145)

© 荷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