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戟

主布袋戏。
精分狂魔,一圈一号,分开放文。
欢迎找我唠嗑。

【靖苏】冢上孤梅【中】

2.

  梅长苏确实没有梦到梅岭,昏昏沉沉之间也只是觉得眼前太亮,亮到他双眼酸涩罢了。满目的白雪,竟比灼灼阳光还要刺眼。

梅长苏恍惚了很久,终于反映过来自己身在何处,兀的颓然后退几步,一时间只能以手撑在左近栏杆上支撑自己。栏杆遍染霜雪,刺骨寒意从手掌一直凉到心底。再举目望去,依稀可见白雪黑水孤楼,那是远处的宫城墙楼。是的,这个地方一直是可以望见宫城的。毕竟这里离宫城这么近……

手掌陷入厚雪中,那被覆压着的雪不多时便化成了水,滴滴答答落下。

梅长苏欲流泪,想要把这个地方每一处角角落落再用自己的目光或者是手指再描摹一遍,想要跑起来,从父帅议事的大厅一直跑到母亲流连的后花园,去演武场再挽弓射箭,去马厩里看一看自己亲手降下的烈马……却是闭上双眼不忍再看,也无泪可流。

这么多年了,旧事几乎日日入梦,梅岭大火不眠不休的灼烧,刀光剑影铿锵作响,他鲜血淋漓地在雪坑中挣扎求生,这都是梦惯了的。一觉醒来,惊悸平复后,他依然是那个冷静自持的江左梅郎,永远可以波澜不惊,淡然笑起。

可是只有这个地方……是他连再踏进去一步也不敢的。

赤焰帅府,竟然是赤焰帅府,他怎么会梦到这里?而且他居然能够知道自己是在梦里……不过不知道是在梦中才奇怪吧,不然这满目旧景又是从何而来?这份令人绝望的清醒,令他在梦里也记得清清楚楚:那日见到的衰败的,只余凄凄衰草的帅府才是他曾经的家。

思及此,梦中的梅长苏惨然一笑,倒也略略平复了胸中激荡不已的情绪。可谁知下一刻,一个令他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却让他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一瞬。

“这位先生,你在此处有何事?是不舒服吗?”

梅长苏一回头,对上一双明亮的眼睛,一张认真到严肃的脸,尤带三分稚气,却也朝气蓬勃。

“景琰……”梅长苏哑着嗓子唤了一声。

“先生说什么?”那声音太轻太轻,萧景琰没有听清楚,也没有太在意,反而走近梅长苏问道,“先生可是林帅今日宴请的客人吗?怎么会到了此处?赏梅宴是摆在后花园里的。”

赏梅宴……是的,他记起来了,十几年前的一个寒冬,父帅曾在府中举办过赏梅宴,还邀请了许多知己好友和名士儒者同乐。而当时的林殊自然是和他最好的朋友带着一班小屁孩在一起打闹嬉戏,玩雪玩得不亦乐乎。林殊带一队,萧景睿带一队,就这么开始了攻防雪仗,演练的倒也像模像样。

“父帅与众叔叔伯伯踏雪赏梅,我等不过是提父帅提早扫扫雪呀!省得父帅再‘踏’了嘛!”犹记当时一班不是皇亲就是国戚的孩子把美不胜收的雪景踩得七零八落之后,他如此狡猾诡辩,惹得父帅又气又笑。

不过这是一个梦,倒不必太过追求逻辑。所以本应该在与林殊打打闹闹的萧景琰为何会在此处,为何会与他梅长苏对话等诸如此类的疑惑,就把答案统统归入梦这个字即可。

梅长苏这么一想,也有些释然,看到少年模样的萧景琰被雪水濡湿的头发贴在额头上,就顺手用袖子帮他擦了擦:“头发湿了,景琰。”

“这位先生?!”萧景琰疑惑不已地推开了他的手。

对于萧景琰的反应,梅长苏心里象被刀子扎了一下那么疼。他点点头,自言自语一般:“是了,你不认识我,我不该忘记的。”然后他转过身去,踉跄几步又扶住了栏杆,默默无言。

 

*

第二天,靖王得知梅长苏病重的消息,经由密道前来探望。

“苏先生还未醒来,不过几日未见,先生怎么病重到如此地步?”靖王坐在梅长苏床边,低声询问黎纲。

“靖王殿下,这……宗主身子骨本来就不好,况且今冬过于寒冷,宗主又每日殚精竭虑过于伤神……”黎纲说的本来就是大实话,但这话对着靖王一说,就有了那么点抱怨的味道。

“确实是我的不是。”靖王点点头,深吸口气眉头就皱起来,也看不出到底是什么情绪。

沉默了许久,靖王突然转头对着黎纲,颇有些疑惑地道:“你还在这里做什么?”

我要守着我家宗主啊靖王殿下!!!!黎纲内心在咆哮,然而他不敢说,所以只能‘是是是’了两声,麻溜退了出去。临去之前抬头看看宗主,又看看靖王,又看看宗主,又看看靖王,仰天长叹。

靖王自然是听得见这声叹气的,虽然他是皇子,但武艺甚高,不然何来军功累累却总是安然无恙。他是不追究罢了。

黎纲离开之后,才是真正的安静,偌大的房间中只剩下他与昏睡中的梅长苏。但梅长苏睡得并不安稳,呼吸时轻时重,额头有细微的汗珠沁出,靖王心里焦急,竟不由自主的拿袖子替他擦拭了一番。拿开手时,发觉自己做了什么的靖王自己都有些惊讶。

然后依旧是沉默,靖王别开眼睛不再盯着梅长苏的脸,只是静静坐着。

听他略微平稳下来的呼吸声,听窗外大雪簌簌如花落。


---------------

我惊讶了。。。。我居然还没有写完。。。。。一个探病梗已经被我加料加的面目全非。。。。勉强算是。。。。梦魇与现实,过去与现在的交错之类的。。。。。还有就是。。。。我发现我时间线搞错了。。。小睿生日宴会之前密道开通之后这段时间貌似还不是冬天。。。。。而且那时候靖苏两个人还没有辣么亲密。。。。我已经凌乱。。。。不管了,错乱也不管了。。。。就这样


评论(14)
热度(68)

© 荷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