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戟

本命剑雪,双邪死忠
spa是我白月光。
墙头无数不列举。
路西斯的小王子是天使。
底特律的康纳太可爱。
日常:PS4启动!

【海鲜馄饨】再次记梗,转世……【等等怎么又是记梗怎么又是转世QWQ

好了这次的梗可以推翻前面写的【新设定啦啦啦啦

在妖王还未抓取童男童女炼药时,在龙子百无聊赖在鹰愁涧等待时,混沌与白龙毗邻而居,却从未见过面,或者说从不知道对方见过自己。

混沌靠在悬空寺美人靠上,对镜理妆。远处江面上,一尾白龙时而潜渊时而跃空。手中铜镜微斜,映照白龙英姿,混沌定定看了许久,叹息道,这才是仙人……接着便扣倒铜镜,神色悠远,分不清是何种情绪。

白龙静卧水中,微弱的歌声透过淙淙流水入耳,引人入胜。获罪的龙子不禁闭上眼睛,回忆起了幼年时与兄弟姐妹相处时那愉快轻松的日子,再睁开眼,眼前只有水光明灭晃动,未来只有一心向佛。可惜水中听不到自己的叹息声。

然后一切就那样发生。一者身死入轮回,一者西方无归途。

混沌作恶多端,身死后须转世偿还罪孽,一世一世受尽苦楚,却因属上古妖脉,妖气褪之不尽,无一世能放下屠刀,改变妖魔本性。

八部天龙广力菩萨看他轮回多世,终于一念不忍,自愿重新入世渡化妖物,权当回报当年一曲之恩。

佛祖留下“因果”二字,应允。

入世的八部天龙,就不再是八部天龙。

不知道多少世的寻找之后,他是敖烈,一个永远都在寻找着什么却从来不知道要寻找什么的流浪旅者,脖子里挂着用全部积蓄买来的录像机,青蓝长发凌乱,穿着紧身背心,只用一根掉漆的皮带扣住低腰裤,最喜欢对录像机自言自语说我在寻找一个人,一个我不认识的人,然后我想听听他的声音,最好一起说会儿话,如果他能再给我唱支歌那就再好不过……

但是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说,只是继续漫无目的的旅行,拍些谁都看不懂的照片,录些没人愿意看的带子。

有一天,他的录像机坏了,翻来翻去找修理铺子号码的时候从翻出来一张泛黄的照片。那是一张黑白的老照片,画面很安静,只有一个男人坐在台阶上的背影。男人旁边放着一台老旧的收音机,天线抽的很高很高。男人和天线,像是伫立在灰白台阶上两根粗细不同的线,距离不远不近,孤零零陪伴对方。

照片背面写着一串电话号码。无聊之下他打了这个电话,接通了,却没有说话声,只有沙沙沙类似收音机调频的声音,敖烈刚想挂了电话,却听到老旧的收音机开始咿咿呀呀播放一段从未听闻却耳熟到诡异的戏曲,只有两句词,一遍又一遍倒带,重复。对面没有人说话,却有不停重复按收音机的按键声,还有微弱的呼吸声。

敖烈突然止不住的落泪。

他找到了,他想起来了,终于。在这么多世的轮回之后,他再次听到了这个声音。

再次拿起照片,敖烈认出了这个背影,是混沌。

敖烈根据这个电话,拿着那张照片,一点一点寻找混沌的所在。后来他终于找到了照片上的那个地方,是一所山寺的上山路。古木参天,郁郁葱葱,青石板路曲折幽静。

敖烈坐在混沌曾经坐过的那级台阶上,打开录像机,说:

终于,我找到了……如释重负的感觉。

然后便是长久的沉默,沉默。

敖烈一步步登山,拜访山寺,只见一个眉毛胡子都很长的老和尚在佛前打坐,面前摆着一部老旧的手机和一台更老旧的收音机。

他走了?

是。

走得好吗?

顿悟,醒悟,悔悟。应该是很好。

多久了?

那时老和尚我牙口还好,不像现在,牙都掉光咯。

那确实很久了。能让我再听一遍吗,他的声音?

恐怕不行,收音机上次之后就坏了。机器老旧,修不好了。

哦……没关系,没关系。我带走了。

施主随意。

敖烈抱起收音机,向老和尚鞠一躬,然后离开。

离开时,那一段下山路敖烈走得很慢。

没想到,本想渡你,确是渡我。确实是纠纠缠缠分不清的“因果”啊。哈。

敖烈自嘲。

一念不忍,执念生根,一世世的寻找成就了执念,却也渐成心魔,端看能不能看破。看破便是真正的步入西方极乐,不然便是永坠轮回。

这,才是敖烈真正的成佛劫。

*

黄泉路上。

鬼差道:执念已了,既无牵挂,那便再入轮回吧。你助广力菩萨重铸佛心,功德抵过,以后再不用偿还罪孽。

鬼魂望向远方,微笑,然后以敬酒的姿态仰头饮尽一碗孟婆汤。


——————

这OOC的不忍直视啊。。。。算了。。。。是我洗衣服的时候开的脑洞。。。别在意。。。




评论(10)
热度(23)

© 荷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