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戟

本命剑雪,双邪死忠
spa是我白月光。
墙头无数不列举。
路西斯的小王子是天使。
底特律的康纳太可爱。
日常:PS4启动!

【海鲜馄饨】番外:那些年二师兄熬的心灵鸡汤

“阿弥陀佛。”

纯白僧袍青蓝长发的佛者双手合十,念一声佛号,垂下眼眸将目光略略落到脚下清澈见底的水塘中。

然则塘中无花无叶。因此,他并非看花,并非看叶,他只是在看着水中倒影,借此刻宁静,怀念一些人,一些事。

水天一面,淡然无波,镜面一般光亮。池中佛者倒影乍一看平静,实则七情已乱。

不在三千界,无念溺红尘,无悲无喜的面容,才是佛者应有的态度。他可以有这样一张面具,却没有这样的心。因他早已深陷红尘。

 

“咚”

忽而,粼粼波光乍现,明与暗渐次颤动,暴露了佛者眼底隐忍的心绪。

扑通一声,又一块碎石被人扔入水塘。

 

敖烈长叹道:“二师兄,你欲为何?”

“无他,趣味而已。”一道醇厚低沉的嗓音响起,却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那烦请师兄换一处去寻趣味吧,师弟不送。”

“耶~师弟万不可如此吝啬,我观此处古木参天,一池幽寂,真是禅意逼人,师弟怎可一人在此参悟佛法而阻挡师兄我的一片向佛之心呢~”

敖烈一听此话,便明了二师兄调笑之意。

他很想说,我找个僻静的地方自己一个人默默伤春悲秋哪里碍着你了?!哪里有?!你说我改还不行么!!

然而最后他还是忍住,念了好几遍佛号才开口道:“师弟怎敢,现在就让出这一片禅·意·逼·人·的风水宝地供师兄参悟佛法。”说完一拂袖大步迈开。

“那么接下来你还要去哪里?水池边,古树上,断石后,火堆前,还是直接去师父面前坐下发呆,或者又借口化缘离开然后被孙猴子拖回来?敖烈,你逃避的够久了。”调笑之语突然严肃下来,醇厚的嗓音一字一句缓缓道来,字字诛心,“你何时能直面现实?”

“并无逃避。”太过急切的回答,反而显得更加心虚,敖烈停下脚步,迟疑了,他不明白为何二师兄会对他说这样的话。

随后,一阵无奈的笑声震得水面波纹不止。

“四师弟,你还是未悟。”二师兄仿佛摇头一般叹息,“多少年过去了,还是放不下吗?”

敖烈根本不想回答他。因为这于他,根本不是一个问题,放得下放不下,都是别人妄打禅语罢了。这于他,只是一件必须去践行的事。

他要找到他,仅此而已。

哪里来的放下?哪里来的放不下?为何人人都叫他放下?为何人人都觉得他放不下?

“你最后还是要成佛的。”二师兄这一句话,似是提点。

“我无意成佛。”若不是西行万里才有一见佛祖的机会,他为何无怨无悔在此?就算不为求佛,那也只是赎罪而已。

既然如此,为何人人都要求他一心向佛?

本无此心,何必迫人。

 

执念已深的敖烈根本听不进二师兄的话,脚步不再迟疑,他迈步欲走。

但二师兄又笑了,这次的笑,更似长叹。

“说得好像我们师兄弟几人中,谁想成佛了似的。”

二师兄摇摇头,向着与敖烈截然相反的方向走去,“四师弟,你还是不明白我意为何。”

 

“走吧,该回去了。这时候孙猴子化缘该回来了,等等他看不见你,又要发现师父没有坐着白龙马反而是用脚走了大半天的事实了,金箍棒的滋味尝的还不够吗?”

     

敖烈皱眉,最后还是妥协,随二师兄回到师徒五人的落脚之处。

天幕下,火堆边,西行路上唯一诚心向佛的师父对着归来的两人温柔一笑。


————————

完了完了说好的虐呢不由自主温馨起来是个什么鬼啦!!!

我也不知道怎么的……写不出虐文了……

好了这算是稍微补完敖烈西行路上的事情啦,然而根本写不出我开的原本的脑洞……话说我知道你们一定看不懂,因为我到最后也乱了……

大致就是,二师兄那些年熬了很多心灵鸡汤,然并卵,没龙喝。

说真的,我后天又要出门办事情去了,我明天更新论坛体吧……

PS:海鲜馄饨白馄饨等等tag已打,谢谢各位小天使~\(≧▽≦)/~



评论(2)
热度(16)

© 荷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