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戟

本命剑雪,双邪死忠
spa是我白月光。
墙头无数不列举。
路西斯的小王子是天使。
底特律的康纳太可爱。
日常:PS4启动!

[大圣归来][白龙×混沌] 妖,始终是妖【五】

6.

 

敖烈追随那一点金光而去,最终却到了一个他全然意想不到的地方。

依山崖而建,临万仞峭壁,兰若破败,伽蓝腐朽,佛无语。

五行山,悬空寺。

 

敖烈化作人形翩然落地,抬手抚上坍圮在地的一尊巨石佛像,沾了满手的青苔与露水,湿凉浓重。举目四望,荒凉的佛寺,倾倒破碎的佛像,只余微风掠起浮尘。

他心中有惊有疑,有喜有惧,心情复杂难言。

但总归是惊讶更多一些。

怎么会是悬空寺?当年他在这里不眠不休寻找了十年,每一道裂缝他都凝目深望,每一块碎石他都亲手翻动,几乎是掘地三尺,但最终也没有找到那一缕混沌之气。

所以他才会认为是混沌根本不在这里了。

可佛祖却告诉他,混沌还在这里。

原来是十年还不够么?敖烈长叹一声,垂眸无言。

“还是……你根本不想见我,所以我才找不到你?西行万里,佛前一跪,兜兜转转百余年,我确实离开的太久了。”

那好吧,那我便等吧。既然你还在此地,那么你我终有一日会再相见。

曾经等你花费几个时辰慢慢上妆尚且不耐,而今等你百年千年也再无二话。

混沌,千年也好万年也罢,我等你重聚人形的一刻。

 

……

是的,就如敖烈所想,混沌一直都在悬空寺。

冷眼以观。

 

孙悟空封印破解后的那惊天一棍,饶是以他的修为,亦是被打的身形俱灭,返还为最初的一缕混沌之气,连凝聚起意识也花了好久。

甫凝聚起涣散已久的意识,入眼就是敖烈红着眼睛跪倒,双拳愤恨捶地,悲痛欲绝的景象。

那骄傲尊贵的龙一声呜咽,两滴清泪,面前碎石湿了一角。

这个即使是在他们关系最为融洽之时亦未放下过自己身段的人,就这么徒手翻开一块块碎石,搜寻过每一道细微的裂缝,极其缓慢的寻找着他的气息,从未放弃。

可是混沌不准备让他找到。所以每每在敖烈即将感受到他的气息的时候,混沌就耗费所有凝聚起来的力量躲开。他知道这样会大大增加他恢复身形的时间,然而他已经不在乎了。

不再执着于那一次的背叛——混沌已经猜到敖烈只是不想他炼药修仙,毕竟敖烈曾经劝过他这么多次。

不再执着于他们两个之间的差距——他们已经不能再差距更多,混沌已经失去妖型,然而敖烈还是执着于寻找到他。

甚至,不再执着于再次相见——他自鸿蒙开始不知历经几多岁月才修炼出妖型,这一次灾劫过后,更不知要耗费几千几百年。而时光最是无情,敖烈已经不再是仙,他不想敖烈等到老死的那一刻,两人还是相见无望。

现在这样,总比生死隔两端来得好些。

 

妖,始终是妖。

自私,冷酷,狠毒才该是天性,哪里来的一颗多情的心呢?

 

那么就这样吧,缘尽于此,也是自作自受,该然矣。

混沌自嘲,冷笑,沉默,自此再也不看敖烈一眼。

即便莫名的心痛日日夜夜啮噬于他的心头。

 

一次次寻找,一次次躲避,这样的你追我躲,只有悬空寺内坍圮的佛像看到。

正如这佛像见证了他们的初见,佛慈悲的眼下,也见证了他们的分别。

终于,十年后,敖烈绝望离去。

混沌凝视着敖烈踉踉跄跄的,仿佛失魂一般的背影,松了一口气。

就这样离开吧,对你或者对我,都是最好。

 

敖烈,望你早日等到那名佛者,望你西行一路无灾无劫,望你早登西方至福之地,望你成佛……得享一生平!安!喜!乐!

从今往后,心中再无情丝再无哀恸,忘了凡间的这一名微不足道且作恶多端的小妖,可好?

 

就此,混沌再也记不住岁月,仿佛时光就停滞在了敖烈离开的那一瞬间。

他睡着了。

 

直到百年后,一道熟悉又陌生的身影重新回到了悬空寺,而混沌也意外被一点金光点中,重新得到了恢复妖型的力量……

 

……

 

相逢尤恐是梦中

 

 时至如今,敖烈依旧不能相信自己重新见到了混沌。

即使他们已经重逢逾期一月。

敖烈侧卧在榻上,眯着眼睛一脸餍足的回首过往,暗叹当真是往事如梦。

顺便欣赏晨光下混沌当窗理妆的景色,美不胜收,美不胜收啊~

 

混沌坐在梳妆台之前,觑一眼铜镜中敖烈懒散且不修边幅的样子,心想一月前自己怎么就一时心软露出了马脚被这货给发现了呢,这下好了吧,看起来不纠缠一辈子都不行了。

不过……算了。

混沌拈起画笔,迟疑着对着因爬满铜锈而模糊不堪的铜镜描唇。

这是他重新化作人形后第一次上妆,除了新用花瓣研成的朱红,所用之具皆是百年前的旧物。

都不好用了啊。混沌想,有时间应该让敖烈去人间的集市上再买一面铜镜。至于他就算了,半人半妖的样子一看就不是善类,实在出不了门。

混沌正在出神,没有发现敖烈已经起身站到了他的身后,用和百年前毫无二致的姿态环抱住了他……

 

“干什么?”画笔被夺,混沌愣了一下,随即有点气恼,“我正在上妆,要捣乱吗?”

“哈,不干什么也不是捣乱。”敖烈笑着用指甲挑起一点颜料含在嘴里,另一手抬起混沌的下巴,顺势一个俯身凑上去用舌尖细细卷舔混沌的唇线,花香四溢……

良久,他抵住混沌的额头,淡金的眼眸凝视混沌,声音温柔又缠绵:“今后,就由我来为你点唇……就当是赎当年联合那孙猴子的罪,这一辈子皆是刑期,你看如何?”

这是要许下一生的诺言。

混沌手指拂过染了红的嘴唇,沉吟许久。

“值得么?”他低声问,“你付出多过我太多,我甚至不觉得自己值得……”

“我自愿的。”敖烈再重复一遍道,“一切都是我自愿的。当第一次听到你唱戏的时候,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为你,一切都是值得。这百年来我已经明白了我的心,即使是佛祖亦为我动容。那么你呢,你明白了自己的心吗?”

敖烈执起混沌的手,按到了他的心口,感受那一刻不停的震动。

最终,混沌轻轻点了点头。

敖烈大笑出声,直到笑出眼泪,然后紧拥混沌入怀。

百年心愿,终于一朝得偿。

 

混沌有点僵硬的任他抱着,轻叹着想:

还好啊还好啊,混沌,即使你作恶多端,但——

此心,从未错付于人。

 

【END】

 

番外:成佛

 

“……等等敖烈,你不是入了佛门吗?”= =

“耶~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呀~”=W=

“……那你不是说要助我成佛吗?”(¬_¬)φ

“别着急呀~等等我们就同登极乐!”(≧ω≦*)♪

 

——————

 

好啦,终于完结啦,说好的HE呢=W=

番外也写了哟,虽然是一发短小君,但就不要介意了QWQ够甜就好。

最后让我们诚挚的感谢一下佛祖大大,既然你已经变着法子凑成了大圣和江流儿,那就给上面这两个也助攻一下好啦么么哒~

然而我因为连载了这一篇而从零粉丝到了粉丝破百也真是神奇QWQ

不管怎么样,谢谢大家的支持啦【鞠躬】,在这一篇之前真的很久不码字了,感觉自己码字都生疏了好多……前后文风有不一致什么的真是醉了。能忍下来的你们也是棒棒哒,毕竟作者一直无节操卖萌什么的。。。。

最后的最后,一边听着七佛灭罪真言一边码字真是带感极了XXXXXXXXD

PS:上一章中的‘世间离生灭,犹如虚空华’出自《楞伽经》,拿来用用,佛祖莫怪。


评论(24)
热度(223)

© 荷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