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戟

本命剑雪,双邪死忠
spa是我白月光。
墙头无数不列举。
路西斯的小王子是天使。
底特律的康纳太可爱。
日常:PS4启动!

[大圣归来][白龙×混沌] 妖,始终是妖【四】

5.

 

战后,敖烈找了混沌很久,可是他找不到了。上天入地也寻不到那人一丝气息。

可是他知道混沌是不会消失的。混沌本身便是由天地鸿蒙之初的一丝混沌之气变化而来,如今他被孙悟空一棒打毁身形,只会还原为本来的一缕混沌之气,然后再静待千百年的时光,重聚人形。

但他连那一缕混沌之气也找不到。

他徒手翻开一块块碎石,寻遍地表每一道裂缝,皆是空无。

敖烈苦笑着想,你如此恨我么混沌?你就这么恨我么混沌?

恨到连一个改错的机会也不肯给我,恨到再也不想见我?

 

可是我又何尝不恨。

恨你一心修仙,走上歧途,终至末路。

恨我无能为力,不能阻止你,更没能……救你。

 

但这样的是非对错,这样的恩怨情仇,还判得清吗?

谁对谁错,孰是孰非,恨与不恨,如果对方不在,那寻求答案也是虚妄。

 

敖烈在悬空寺找寻了十年,终是一片空茫。

最后他回到了鹰愁涧,从此闭门不出,终日与飞瀑流水相伴。

 

又不知过了多少年,自长安来了一个和尚,有孙悟空和猪八戒随侍左右。敖烈一眼就认出了他们就是当年的那三人。

随即敖烈突然明白,这个和尚就是观音菩萨叫他等的那个金蝉子转世。再看到孙悟空,想到孙悟空当年是如何拼死拼活为了替小和尚报仇一棍打散了混沌的原形,然后再忆起自己当年是如何和孙悟空合作的,宿命般的悲哀油然而生。

当真,荒谬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心中怒气渐生,敖烈变回原形,从鹰愁涧中冲上天,站在云端朝三人一声狂吼。

他想,当年江流儿最后活了下来,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他就再也找不到混沌了呢?

为什么菩萨为他定下的命数就是要帮助这三人向西天取经呢?

为何他就要助佛除妖?

助了别人的佛,除掉他自己的妖。

 

他吃掉了唐僧的白马泄愤,然而还等不及他有什么下一步的动作,他就被孙悟空制服了。

随即观音菩萨又来了。

锯掉他的龙角,褪去他的龙鳞,手中杨柳枝一点,他成了一匹口不能言的白马,充作西行路上脚力。

这样一来,怨恨无用,愤慨也无用。

往事成空,执念成空。

 

可是到最后,他也没能真正恨起唐僧师徒来。毕竟当年童男童女之事,确实是混沌错了。

他的恨意,只是针对他自己。

也许他是被感化了。也许他是不再年轻了。

但是他再也忍受不了混沌生死不知,下落不明的状况了。他愿意助唐僧西行取经,只为在那西方极乐之地的大雷音寺,如来佛祖无所不知。也许,如来佛祖会看在他西行取经的功德,答应他的一个卑微请求。

 

如此,便是一念百年。

 

百年后,大雷音寺。

 

梵音清唱,木鱼沉响,声声梵呗化作耳边浅浅呢喃,檀烟缭绕着模糊了一人面目。

八部天龙广力菩萨跪于莲台之前,双手合十,虔诚的祈求。这是他跪于佛前的第一百年。

莲台之上,如来佛祖眉目低垂,愈显祥和慈悲。

 

良久,八部天龙只听得一声长叹:

“世间离生灭,犹如虚空华……痴儿,还不悟么?”

“佛祖,吾之心既从未困惑,何来醒悟。”

“着相于生死,何谓不惑耶?”

“只是重一人之生,一人之死,一人之下落,如何能称之为惑?”

“是惑非惑,汝心自知。执迷是苦,不悟亦苦,你所谓这一人,便是你之众生也,苦哉。”

“那便求佛祖助我,渡吾出这苦海!佛祖要渡天下人,而我只愿渡他!救这一人便如同救吾!因为他即是吾之众生!”

八部天龙重重一磕头,抬起头时,只见眉心一点佛印殷红如血,目光中都是执迷。

见状,如来双手合十,一叹一梵呗。

“那便自渡去吧。”

手指一弹,一点金光飞向天际。

八部天龙俯首再拜:“谢佛祖,弟子便去自渡,渡吾之众生……渡吾之一人。”

随即,八部天龙解下大红金线镶宝袈裟,拆下头冠,三千青蓝发丝飞扬……

他步出大雷音寺,跟随如来佛祖指尖弹出的一点金光化龙而去。

 

翱翔在云海之中,敖烈的心情是百年来从未有过的畅快。

“从今往后,我只是我,敖烈或者八部天龙都不再重要。我,只为渡你一人而来。”

我的众生,我的一切,我的……妖。

佛前一跪百年,只为求你之下落,我来渡你,亦是渡我。

让我找到你吧,混沌。

恨也好,爱也罢,只要让我再找到你。

 

混沌,我寻你只为告知你一事。

你不必再苦苦修仙!从今往后,由我助你成佛!


————————

好累,今天九点多才到家……码字码不动了啦,这一章严重缩水啊。。。

嗯,明天就完结,要搞定了好开心=w=

然而等完结后要不要加番外呢……纠结,好像没梗了啊……


评论(17)
热度(151)

© 荷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