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戟

主布袋戏。
精分狂魔,一圈一号,分开放文。
欢迎找我唠嗑。

[大圣归来][白龙×混沌] 妖,始终是妖【三】

4.

 

敖烈从来没有想过混沌真的会抓来童男童女练药。

即便他听混沌唱那首曲子听到耳朵生茧。

 

当孙悟空制服了他,乘着他飞向悬空寺的时候,敖烈心中恼火未平。他想不通为什么失去了大半法力的孙悟空还能够单手抓住他的龙角,一个翻身腾上半空,旋即落到了他的背上,威风凛凛的好似还是那一个叱咤风云的齐天大圣。

那猴子明明被五指山压了四百多年了不是吗?

可那烈阳下的一错眼,竟让敖烈发现这个衣衫破旧,满身尘土的孙悟空,只消皱着眉头的一个眼神,就足够让他忆起齐天大圣当年大闹天宫的骁狂悍勇。

 

百年来他几乎快被鹰愁涧平淡的生活磨圆滑了所有的棱角,可孙悟空即使是经历了四百多年的封印,他还是那个齐天大圣。

这一点,敖烈自愧不如。

他服了。

所以他愿意载着孙悟空并帮助他去救人。

但这个的前提是,他根本没有想到孙悟空要对付的,是混沌!

 

所以当他看到混沌站在那伸入半空的祭台上,双手举起朝向天空,狂风猎猎吹鼓衣袍的时候,他不是怒。

是狂怒!

 

你是蠢么!修仙是这么修的吗!修仙要是抓几个童男童女练个药就成了天庭还降个毛的雷劫啊!天底下还会有这么多妖怪吗!天庭早就爆满了!玉帝王母还活不活了!你还想吃人?!还炼药?!你当捉妖师道士和尚是死的呀!我看你才是将来怎么死的才不知道!不要命了!!你不要命我也要替你保管好啊啊!!!

关键是,关键是你居然还丫的给我惹上了孙悟空这祸星这太岁这祖宗啊!!!

 

敖烈长啸一声,气不打一处来。

尖牙一合利爪一挥长尾一扫,漫山遍野的山妖糟了大殃。

貌似还吓到了混沌。

虽然这让敖烈有点心疼,但是夫纲必须立起来!

敖烈脑子里唰唰唰闪过一连串因为吃人而遭了天谴的妖怪案例,他想他不能让混沌也遇到这样的事,所以童男童女炼药这样的事情必须扼杀在摇篮里,连那首曲子以后也不能再让混沌唱了,专心唱鹰愁涧关于白龙的那首就好。

而且,没什么好说的,没的通融!

这才叫夫·纲。

 

但敖烈怎么也没有想到,现场状况,急转直下。

因为他把那要妖命的孙猴子给忘记了。→-→

 

亲,你带着孙猴子砸场子,那就不是家务事了哟,这性质已俨然上升到种·族·矛·盾。

 

混沌踉踉跄跄躲避着敖烈变回原形后杀伤力直接翻倍的无差别攻击,脑袋懵了一会儿。

他不明白为什么敖烈会带着孙悟空来搞砸了他的祭祀,但随即是愤怒。

被背叛的愤怒。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混沌看着白龙左边一爪右边一尾巴,蛮可笑的又风卷残云一般毁了他苦心谋划已久的祭祀,山妖扭曲地嚎叫,幼童尖细地哭号,岩石崩塌碎裂随即摔落万丈悬崖……

山岚如炽,流云万千,罡风劲烈,然而这都只是一种绝望的陪衬。

 

细风如刀。

混沌眯起细长的眼,屈起手指揩去脸颊上的一滴妖血。

随即他势如迅雷,双手祭起法决凝起法力冲大杀四方的白龙砸去。

第一个妖雷砸到了白龙的躯干上,爆裂起烟,火花四溅,却不能伤及龙鳞分毫,紧接着第二个连上,第三个,第四个,第无数个。

白龙淡金色的兽瞳中闪过恼怒,不耐,神色复杂。他回头,巨大的兽瞳凝视了混沌一瞬,尖竖瞳孔缩成悬针,威严而高高在上。

 

对,就是这种眼神。混沌想,你从来都不知道,就是这样的你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眼神,让我觉得我们从来都是,云泥之别。

你是翱翔天际的龙,而我,哈,不过是陷于泥泞的一条虫。

一段完全不能对等的关系,有意义吗?

 

况且……你若无意,我又何必自作多情?混沌冷笑着生生折断了自己的指甲,随即又觉得没意思极了,心灰意冷。

他一边晃神一边和孙悟空缠斗,而对敖烈,他已经不想再看到他了。此刻让愤怒充斥胸腔也比无谓的悲伤来得快活。

那就痛痛快快打一场吧!即便是愤恨着咬紧牙关,即便是郁结得即将发狂。

 

然后,很快很快,混沌敌不过孙悟空,掉下了悬崖。

 

只剩下风声呼啸耳边,仿佛是万古的寂寞压缩在短短一瞬降临,彻骨冰凉。

混沌用尽力气睁开眼睛抬头看去,眼前一片黑暗。

 

不,不是黑暗,而是那光正在被一点点蚕食,直至殆尽。

 

天狗食日。

阳极,而至阴。

 

呵。

混沌凉凉的笑了。

 

……

 

敖烈向山崖下急速俯冲,可是他追不上混沌坠落的速度!

别!千万别!

我还没有……我还没有……我还没有……

 

但是没有什么还有了。但是他赶不及了。

他原本以为没有法力的孙悟空只能在他引开混沌注意力的时候救回童男童女,然而他错了。

齐天大圣,他还是轻看了。

 

敖烈急冲时闪避不及被碎裂坠落的巨石撞到大口吐血,又被不知从何而来的震荡气流拍到山崖上,然后他只能眼睁睁看着混沌变回原形,失去理智一般追杀孙悟空。

他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想起身飞起来阻止混沌,然而他还是没能。

 

一道嘶哑悲愤欲狂的怒号,直冲云霄,声喝九天。

是孙悟空。

随即一阵炫目金光,法力冲荡,天地震动不止,漫天神佛都被惊动,惧疑不定。

那是,齐·天·大·圣!

 

那光太亮,替代了日蚀化作天地间第二个太阳。

敖烈睁不开眼睛,他只感到一阵心痛,又一怔,两行眼泪划过脸颊。

天地岑寂,万籁喑声。

 

他知道,有什么东西,没有了。

 

 ——————

 

 

小剧场一:

作者:分居变分手,差一点演变为生离死别,白龙大大,你也是棒棒哒。

敖烈:怪我咯?

混沌:不然呢!!!!

敖烈:你说呢。【瞄左下】

作者:怪我咯╮(╯▽╰)╭

 

小剧场二“

敖烈:你居然打我!还一个劲儿朝脸打我!

混沌:你居然打我!还和臭猴子一起打我!

×2:跟你没完!

 

孙大圣:俺只是正正经经救人打妖怪,怎么在你笔下就摊上上面那两个了= =

作者:大圣大圣,别这样,你在我心中是最帅~


评论(26)
热度(133)
  1. Susuece荷戟 转载了此文字

© 荷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