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戟

本命剑雪,双邪死忠
spa是我白月光。
墙头无数不列举。
路西斯的小王子是天使。
底特律的康纳太可爱。
日常:PS4启动!

[大圣归来][白龙×混沌] 妖,始终是妖【二】

3.

 

自从把敖烈踢回鹰愁涧,混沌觉得自己唱曲儿时好像总少了点什么,没滋没味的。

那哪儿行啊,唱戏也是妖生大事——虽说比不上修炼吧。

但是也很重要啊。所以混沌有点发愁。

而他的发愁又具体体现在了他手下的山妖一天苦似一天上。

山妖们集体泪奔。

 

混沌就想知道自己为什么开始这样了。

当然他是不会承认这与敖烈有关的。

哪有关系啊,明明一点都没有来着。混沌大王这么想着,对待山妖就愈发……诡异莫测。

 

“大王大王,您看这汤的火候是不是小了点?”

“嗯,小了。”

“大王大王,您看这汤的火候是不是过旺了?”

“嗯,旺了。”

“大王大王,您看这汤……”

“嗯,合适。”

“可是大王,我还没问您觉得火候合不合适呢……那您觉得咸吗?”

“嗯,咸。”

“……甜吗?”

“嗯,甜。”

“……”

“嗯,滚吧。”

 

然后山妖甲抱着山妖乙哭诉:“你说大王是不是不爱我们了嘤嘤嘤?”

山妖乙一巴掌把山妖甲糊到墙上,高冷道:“大王有令,烧你的汤去。”

然后一转身对混沌大王谄媚道:“大王大王,您冷不冷啊?”

“嗯,冷。”

“那我……”山妖乙刚刚想说那我就去烧个火堆给大王您烤烤,就听到山妖甲说道:

“大王大王,您热不热啊?”

“嗯,热。”

“……”×2

“嗯,你们一起滚吧。”

 

合着大王根本没有听我们在讲什么啊TAT

说好的讨好大王出任山妖头目迎娶绿富美山妖走上妖生巅峰呢?T皿T

山妖甲乙抱头痛哭着走远了。

 

混沌一边用法术保养着指甲,一边感叹自己怎么会有那么一群绿得发蠢蠢得发绿的山妖手下。

真是哗了白龙了。

等等,怎么又想起敖烈那货了?

= =

……烦。

烦死妖了。

 

混沌大王今天也觉得白龙那货烦烦哒。

并且完全想不明白自己是怎么和那货搞在了一起。

 

想来他们的初见,不过是那天,混沌站在悬空寺倒塌在地的破败佛像前,正挽着宽袖露出一双细骨伶仃的黑色爪子,轻轻巧巧捏着兰花指,唱那支唱了千年的曲子罢了。

唱得正起劲,一抛袖一回头,媚眼如丝,却见佛寺门口斜倚着一道白色的人影。

那人一头青蓝长发,一双淡金竖瞳,嘴角一抹漫不经心的笑。

没有多大妖气,到是一派仙家气度,端得是俊美不凡。

然后这人模狗样的家伙一开口,声音也蛮好听的。

他对混沌说:

“你唱的真好,别停,继续唱吧。”

混沌想,你是个什么东西,也敢命令我不成?不过他又想,这家伙态度还算好,还赞美了他呢,那他就勉勉强强继续唱一段好了。

这便是初识了。

 

后来每次他一唱曲儿,几乎都能看到远处江上翻腾的白龙。有时候白龙也会化作人形,来到他面前细细的听,兴致来了也能打着拍子与他相和。

感觉不差,混沌如此评价。

然后他也知道了白龙的身份——被贬为妖的西海三太子,就住在隔壁几座山的鹰愁涧,没什么吞并他混沌大王的山头的野心,就窝着过他自己的小日子,据说还在等人。

混沌深深觉得,有这样一个既赏心悦目,没啥威胁,又能欣赏他曲子【重点】的妖,也算不赖。

 

不过熟识之后混沌就知道敖烈这家伙,也就剩一副皮囊是好唬人的,什么仙家气度,呸。有时候无赖不要脸,有时候又幼稚的令人发指,最主要还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好好的仙人不当,纵火烧了明珠被贬为妖,最后落的和他这样的妖物为伍。哼,都是他自找的。

 

又有一天,他们突然聊起了成仙的话题。那是在白龙被贬的头一百年里,敖烈的性子也还烈着,远没有几百年后的淡然。

 

“那当仙人又有什么好?又有什么好?”敖烈双手撑在混沌身侧,一口咬上混沌的脖子,有些含糊的反问。

哪里都好。混沌想这么回答他,不过最后还是作罢。他是混沌,上古凶兽的血脉,但修炼异常艰难,到现在连完整的人躯也化不出。而眼前这个天生龙族,尊贵非凡,成仙毫不费力的太子爷哪里懂呢?

何况成仙难道不是所有妖怪的梦想吗?

成了仙,才不会上至天庭下至凡人都对你喊打喊杀,恨不得剿灭了你挫骨扬灰才好。

“你不说,那我告诉你,当仙人一点都不好。天规繁杂,条条框框限制的让人简直抓狂,有些龙只是施云布雨时略微差错了些,轻则天庭落罚,重则身死魂灭!切,我烧了明珠又如何,就是看不惯那天庭……嗯?推我干嘛?”

“那差点把命赔进去好玩吗?”一爪子糊上敖烈的脸,混沌推开了这条腻到他身上的龙。

敖烈的眼睛暗了暗,答道:“谁想到我父王果真这么狠呢,我可是他亲儿子啊……不过忤逆了天庭的罪总要有人来担着,不然母后弟妹们说不定要受苦了。所以嘛,父王虽然这么干了,但我打算原谅他。”

混沌是不能理解敖烈曾经面对过的这些事情的,什么有关龙宫,有关天庭,有关权利斗争之类的。他生而为妖,从来都是独自徜徉在山林中,而妖族么,向来是以力为尊,谁厉害谁就是老大,半点怨言也没有的事情。

“不过,做妖的好处我倒是体会到了。”敖烈突然笑了,伸出爪子抚过混沌眼下一抹妖纹,凑到混沌耳边低声道:“要不要同我一起……嗯?”明显的意有所指。

你丫是不调情就会死吗?混沌一皱眉,不过,最后还是没有出声反对。

 

……

 

淡淡回忆着一些和敖烈相处的片段,混沌这才发现,他们这么鬼混一般的关系,居然也有百多年了。敖烈变了不少,好吧,除了那个不调情会死的毛病= =

 

不过,混沌还是坚持认为,他最终是想要成仙的。

没遇上白龙之前是这么想的,遇上白龙之后他依然如此,并不会因为什么而改变初衷。

哪怕敖烈怎样深情款款的对他说,成仙不好,成仙一点儿也不好,那也没有说服力。

因为他知道,敖烈将来会遇到一个轮回了十世的和尚,护送他历经千难万险而赎罪成佛。他没有能和敖烈相比的出身,连将来命定了的结局也天差地别。纵使敖烈现在说得再怎么好听,什么我同你一样也是妖,那也是不同的。

 

独自咀嚼着这苦涩的命运,混沌想,他不甘心。

于是他对山妖吩咐下去。

 

“日食将至,炼药时机不容错过,去,抓四十九个童男童女回来!”

 

 

————————

 

附赠混沌大王和山妖的小日常:

《和大王对话的艺术——论如何做一只合格的山妖》

章一:和大王对话的基本流程

    山妖:大王大王!您觉得blablablablabla

    混沌大王:嗯,blabla

    山妖:大王大王,那我们滚了!

    混沌大王:嗯,滚吧。

 

还有其他比如说

五行山出版社出品:《伴奏和声——我给大王伴奏我自豪!》

哈哈哈脑洞太大。这个脑洞源自看电影的时候,大王唱戏的时候,山妖们都在伴奏的呀~感觉真是演唱会的节奏呵呵呵~

 

1.对歌梗【好吧只有馄饨自己唱两段=w=】2.上妆梗【点绛唇什么的哈哈哈】 3.初见梗+有条白龙得了不调情就会死的病梗。4.电影情节走向决裂梗。 5.千百年后谁还记得谁梗。 6.论如何正确的HE【好,差不多有甜有虐满足了我所有的妄想~】 还有没有其他的待定吧,看脑洞=w=

顺便说一句,山妖和大王对话那段梗来自我亲身经历,当时玩电脑什么也没有注意,然后老爸借此嘲笑我N多年。。。。冷不冷啊冷的,热不热啊热的什么的呵呵呵。。。。

评论(3)
热度(141)

© 荷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