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戟

本命剑雪,双邪死忠
spa是我白月光。
墙头无数不列举。
路西斯的小王子是天使。
底特律的康纳太可爱。
日常:PS4启动!

[大圣归来][白龙×混沌] 妖,始终是妖【一】

1.

 

    “五行山有寺宇兮,于江畔而飞檐

    借童男童女之精华兮,求仙药而历险……”

 

隔壁山头传来飘飘渺渺,被风吹得四散的歌声。

白龙支棱着耳朵,知道这是混沌又在没事儿找事,自娱自乐着呢。

不过这柔而媚的调子倒是好听得紧。白龙这么想着,一边懒懒的把头搁在山顶,爪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拨弄流云。反正他正无聊着,听一听也无妨。

不过,就算那曲子再好听,也只是妖的妄想罢了。

世上贪图着成仙的何其多,修仙的法子也是千千万,大道万千皆可是通途,可又有哪一条是能让人吃了童男童女炼成的药飞升的呢?

不说天庭不答应,如来佛祖观音菩萨也是不答应的。

 

白龙想,答不答应关他什么事儿。反正他打从龙蛋里孵出来就是条龙,还是龙族中也算尊贵的西海龙王三太子。甫一出世,龙眼还睁不开呢,他老爹西海龙王一封奏折献上天庭,他毫不费力就位列仙班。

当时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敖烈用爪子挠了挠下巴,给自己百年前的年少轻狂下了定论。

虽然他觉得自己现在也还年轻,但终归是不同了。

因为他现在,是妖,非仙。

 

纵火毁明珠,龙王义灭亲;菩萨善点化,龙子堕凡尘。

 

现在的他,也不过是一介龙妖罢了。就身份而言,和隔壁山头的凶兽混沌倒是半斤八两。

当然,在真身方面敖烈觉得自己完爆隔壁那个只有一张大嘴的虫子。

毕竟再不济,他也是龙呐。

上九霄,潜九渊,吞云吐雾,施云布雨。

果然还是帅啊,帅。帅到没朋友。哎,帅是没有办法的。天生的帅。

敖烈对着自己江面上的倒影如此自我陶醉。

然后在滔滔江水里滚来滚去不亦乐乎。

 

混沌彼时正唱着他心爱的小曲儿,披散头发挽起水袖,宽幅的袖子那么一抛,一把细腰那么一扭,转头就看见江上波涛汹涌,浪似滔天。

细长的眼睛眯起,鲜红又薄得锋利的唇抿着,明显到不能再明显的嫌弃。

如果下面那滚来滚去的还算是龙,那他就是真·神仙了。

哼。

 

所以他捏了个兰花指,转过头去继续唱道:

“鹰愁涧有龙子兮,潜幽壑而跃天

待有缘佛者之来到兮,向西天而渡劫……”

 

虽然他不待见白龙,但唱出来的曲儿的词总要对仗一些,才文雅好听呀。

混沌这么想着,又心安理得的唱了下去。

直到一众山妖把黑绿黑绿的爪子拍成红色。

 

这又是混沌和敖烈互相嫌弃的平凡的一天。

 

所以说明明互相嫌弃的他们是怎么搞到一起的?

敖烈不知道,混沌不想说。

 

 

2.

 

“喂,我说你,弄了半天了完了没有?太子爷我等腻了!”敖烈拧着眉毛,双手撑桌,刚刚好从背后环住混沌。见混沌不回他的话,他哼了一声,侧头用自己的龙角撞了一下混沌的脑袋。

“没,老实等着,别动,乖。”混沌拈一支笔,正轻轻蘸了鲜红如血的颜料往唇上涂抹,就怕敖烈再来那么一下,一笔画歪前功尽弃。

“切,麻烦。”敖烈虽然等的不耐烦,但还是乖乖不动了,把下巴搁在混沌细软的发丝上。

良久,又俯身用侧脸轻蹭,缓慢的,柔软的,一下又一下。

湿暖的呼吸落在混沌耳侧。

敖烈又拿自己即使化成人形后也尖利的很的指甲,逆着混沌耳上绒毛的方向轻刮过去。

然后略一垂眼,可以看到那耳尖竟比这妖物的唇还红上几分。

 

每次敖烈夜宿混沌的洞府,第二天总是可以看到混沌如何慢而仔细的上妆。

对着一面磨得光亮的铜镜,拈一支细笔,一笔一划一丝一缕,大半天可以这么消磨过去。

敖烈总是感到不耐。

“只要片刻就可以毁掉的妆,花个把个时辰再上回去,有意思吗?”

“蛮有意思的。”混沌这么回答他。然后又幽幽的说:“如果你也天生没有七窍,那么等化形后有了这眉眼这五官,自然也会同我一样觉得趣味无穷。”

“所以你画的不是妆,是寂寞。”敖烈翻了个白眼。但其实他心里感到颇为酸楚,说不出来为什么。

 

“好了。”混沌左看右看,终于满意得放下了笔。

“谢天谢地终于完了。”敖烈揽住混沌,扳过他的脸细看。虽然敖烈是不耐烦混沌上妆的,但不可否认,他喜欢混沌上完妆的样子。

拨开稍乱的发丝,便见两点黛色蛾眉,细挑出锋利的眉尾,眼下天生妖纹婉转半抹延伸至颊边,衬得肤色略带青白,而唇上却是极尽鲜艳的血色……

“如何?”混沌微微一笑。

“真是地道的妖物啊。”敖烈如此评价,用爪子点了点混沌的唇,指甲尖也被染红了。

“你说,你让我等了这么久,要怎么补偿我?”敖烈挑起混沌的下巴,笑眯了眼睛。

“只要别毁了我的妆,随你吧。”混沌先拍掉敖烈的爪子,再推开椅子站起来,走到洞府外面,任山风缱绻,缭绕发丝。

“那我还能做什么?”敖烈啧了一声,又笑着说:“别这么倔嘛,妆上完了反正总要卸掉的。”

混沌闻言冷笑:“你果然只有在这时候才显你龙族本性。”

“嗯?”敖烈不明所以。

“龙族,性/淫。”

敖烈无言以对,望天。

 

“算了,那你给我唱个曲儿吧。这总合你的意了吧?”敖烈妥协道。

“这还差不多。”混沌拢起耳边的发,缓缓张口:

 

“五行山有……”

 

“等等。”敖烈打断混沌道:“换一首吧,老是这个你不腻我都腻了。”

混沌挑着眉看了他一眼,从善如流。

 

“鹰愁涧……”

 

“再换一个,两首明明是一样的调子。”

混沌深吸一口气,压制住即将爆发的怒火,皱眉道:“直接说你要听什么,没工夫和你耗下去。”

“呵——”敖烈笑着伸出舌头舔了舔指甲,舌尖染上一抹血红,“那你可听好了。”

“洗耳恭听。”

“我要听的,便是一曲,点·绛·唇。”

 

呵呵。

然后混沌大王把这条没羞没躁的龙一顿好揍,果断踢回鹰愁涧。


评论(17)
热度(292)

© 荷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