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戟

主布袋戏。
精分狂魔,一圈一号,分开放文。
欢迎找我唠嗑。

[环太平洋AU/殊觉]追上那只兔子(6)

39.

地冥:……

地冥:“天迹你干嘛转过去?”

天迹转过身来,紫色的眼睛从指缝中露出来,眨了一下,又眨了一下,嘴角带着揶揄的笑。

“还是你以为我会打人?清醒一点精神体根本触碰不到记忆的好么?”地冥真想抛弃优雅矜持给天迹来个邓摇。他只会在越骄子耳边念点东西而已,保证和蔼亲切不失礼貌,呵呵呵。

 

天迹看见地冥掏出一个小本本,同时嘴角露出神秘的笑容。然后他开口说道。

“X年X月X日,晴,机甲驾驶员训练营,代号玄黄三乘……”

 

天迹刚刚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紧接着恍然大悟。

啊这不就是天地人封闭特训的那一年吗?换句话说,就是越骄子被迫和他哥分开的一年唉!

虽然越骄子声称他完全不在意那次特训,就算介意他也已经在和非常君进行通感的时候把那段记忆看光光了,但是个人都知道这是人鬼先生为数不多的爆点之一。一戳就爆的那种。

果然,被记忆中小非常君濒死的场景刺激到的越骄子冷静下来了,眼珠唰地转向地冥。被大型猛兽锁定成猎物的刺激感让地冥感到兴奋,语调更加戏剧化,活生生像是在演什么欧洲十七世纪宫廷悲喜剧似的。

 

“啊,说到这个,地冥啊今年的联合文艺汇演你想好要出什么节目了吗?几大基地联合汇演,非常重要的,怎么着我们也得提前半年准备吧!”天迹摆出一个沉思的姿势。

“想好了。”地冥合上小本本,从不知道哪里掏出厚厚一叠打印纸,“剧本我都写好了,虽然什么联合汇演节目小比赛眩者并不在乎,但还是允许你先拜读一下眩者的大作吧。”

虽然这么说着,但地冥仿佛已经看见他手捧小金人在各大基地高贵冷艳做获奖感言的模样了。

毕竟论起莎士比亚,谁比他更在行!

喜剧!狗血!你爱我我爱他他爱他爱你!棒打鸳鸯!破镜重圆!再加点魔法元素!

简单来说,地冥改编了《仲夏夜之梦》。

 

40.

越骄子蹲在废墟中间看着天迹接过剧本,翻过几页之后似乎沉迷进去不可自拔,然后天迹地冥两个人就剧情设置展开了激烈热情的讨论。

“……”

越骄子深刻怀疑他哥是跟这两个人待久了的缘故,脑回路才会变得越来越奇怪并且不可理喻。他们到底知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啊?!

越骄子忍不住了,捋起袖子冲过去问:“你们两个真是够了!……话说我在里面演什么?”

“哦你啊,我看看我看看,咦重要角色嘛!你演淘气小精灵浦克。”

“我拒绝。”什么淘气什么小精灵?什么鬼?

天迹把跟默云徽学的官腔搬出来:“基地文建靠大家,你想脱离组织路线?越骄子同志你的思想觉悟不够啊。”

“……我听说楚天行和寄昙说想出个儿童剧目白雪公主和猎人什么的,刚好恶毒反派还缺两个,等一出去我就替我和我哥答应下来。”

“呵呵。”地冥突然冷笑一声,“那你可真是勇气可嘉。你知道那两个恶毒反派是什么样的角色吗?”

“难不成你知道?”越骄子突然产生了不好的预感。

“白雪公主的恶毒皇后继母和她的姐妹冰女王。”

“……”

越骄子决定结束通感就出去找寄昙说的茬。口胡啊他家阿楚明明以前都是贴心好下属!

“其实淘气小精灵蛮好的,我很喜欢,真的。”

 

41.

等等?我怎么就突然恢复了?

越骄子手拿地冥掏出的第二份剧本,陷入了深深的思考当中。

“等等,你们为什么要在我的记忆片段里讨论剧本情节啊?!正事办完了吗?!”他啪地把剧本摔倒地上。

“办完了啊。”天迹很无辜地抬头看他,“我们已经搞清楚你是越骄子,现在外面那个是非常君。”

“我们的美食家突然变得很狂妄嘛。”地冥勾起嘴角一笑,拿起笔不知道在剧本上做了点什么改动。

“其实疑问点在于非常君为什么要假装通感障碍。”天迹把A4纸翻过来摊开在地上,拿着笔开始记录疑点。

此时他们三人坐在越骄子记忆中夕阳下的废墟堆上,脚下十几米处的废墟深处,双胞胎闭着眼睛互相依偎。

“还有为什么要和你交换身份。”地冥指着越骄子。

“已知非常君假装通感障碍,培养异斩魔弯成为越骄子,或者他自己的新搭档,并且和越骄子交换身份,驾驶忉利狱龙号前往太平洋底检查虫洞……”

“他想干什么?”

 

42.

“大概是放飞自我?”非常君拿竹签戳起一块瓜,进行字面意义上的吃瓜活动,“因为我要死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头顶上的八重樱落下纷纷扬扬的花瓣,一部分飘到明月不归沉庭院中的溪流中,顺着水流走。

“哦?”人鬼举起骨扇摇了两下,歪着头露出诡秘的微笑。

“我来的那个世界污染严重,辐射超标,被暴露在异空间,很多人都会得基因病或者其他什么的疾病,治不好。”

虽然有怪兽入侵看起来分分钟世界末日,但真的是正常世界。不像这里。

非常君又吃了块瓜。

反正都要死,干嘛不在死前做点让自己开心的事?

 

43.

上一次想到这个的时候,非常君正站在镜子前面,拿纸巾很有耐心地擦拭着附着在手上的淡红色、带着腥味的水珠。这个想法几乎是电光火石般蹿进他的脑海,留下闪电般雪亮的痕迹,而且异乎寻常的充满了吸引力。

这是非常君发现自己身体出了问题的第三天。他用了点小手段顶替了做物资采购的工作人员的位子,趁着离开基地去大后方补充物资的时机找了个地下诊所做了全套的身体检查。结果不出所料。非常君淡淡看了医生一眼,塞给他足够的封口费,然后很有礼貌地问能否借用一下洗手间。

他在进入地下诊所狭窄隐蔽的入口时划伤了手背。

非常君一边用充满消毒水味的水冲洗伤口,一边想到了越骄子。改天应该催越骄子去好好检查一下身体。毕竟他们是双胞胎,基因层面的一致,他会得的病,也应该让越骄子注意一点。

然后他把诊断书撕得粉碎,冲进下水道,再擦干手,抬起头对着镜子理顺头发。镜子中的人影对他笑得温文尔雅。

 

回到基地时,警报的蜂鸣声从控制室一直尖叫到整备区,连在基地大后方帮忙卸物资的非常君都忍不住捂住了耳朵。

越骄子开着摩托车一个甩尾停在非常君面前,他身上铠甲作战服穿戴整齐,看起来分分钟可以开着机甲出征。越骄子烦躁得拉开护目镜,压低声音道:“你当你是后勤啊这种时候窝在这里?怪兽来了。”

“听到广播了,说说详细情况。”非常君把手里箱子放下,动作不紧不慢。

越骄子努力压着火气说:“四级怪兽,一只,还在深海区没有靠近海岸线。”压了两下压不住了,咬着牙恶声恶气,“你跑哪里去了?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多久!?”

“后勤缺人,我顺手帮忙而已。”非常君跨坐到摩托车的后座,抱住越骄子的腰。他把下巴磕在越骄子硬邦邦的肩甲上,轻声安抚道:“现在知道了,不是正等你来接我么?走,不然地冥又要抓狂了。”

“地冥地冥地冥,切,我管他!”越骄子咧嘴,露出浅色唇间森白的齿列。他一脚踩下油门,摩托车轰鸣启动,绝尘而去。

 

——只是,如果可以的话,最好能瞒骄子瞒得久一点。

 

44.

把病上加伤的非常君赶回房间休息后,人鬼转头就看到人觉脸上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你想做什么?”啧啧啧一看就是想搞事。

人觉睁着眼睛说瞎话:“我只是一名为兄弟病弱的身体而忧心不已的兄长而已。”进入角色的速度未免太快。

他撑开伞,对人鬼嘱咐道:“看顾好明月不归沉,我要去那一位出现的地方探查一二。”

“慢走不送一路顺风。”

随后人鬼跑到非常君那里,神色挣扎中透着狰狞,欲言又止,搞得非常君莫名其妙。

“有事?”想到最开始的误会和面前这位的武力值,非常君决定先发制人。

“你……你口中的越骄子,是你的弟弟还是?”

非常君点头:“是,我们是双胞胎。”

人鬼的眉毛抽动了一下,表情更加古怪,犹豫一会儿之后他又问:“你对他什么感觉?你们两个的关系,怎么样?”

咦?非常君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于是他笑了,凑到人鬼跟前,低声道:“反正在一般人看来不是什么正常关系,很扭曲。”

人鬼心有同感,点头,是啊他和人觉主体副体之间的关系也很扭曲。

不过其实他们说的扭曲是两种意思。

 

45.

天地鬼三人从通感中脱离,君奉天立刻告诉他们两个糟糕的消息。

一,忉利狱龙号脱离行动进入虫洞,驾驶员越骄子不知所踪,异斩魔弯的脱离仓已被回收,昏迷入院。

二,五级怪兽出现。代号:八歧大蛇

 

接着天迹告诉君奉天第三个坏消息。

失踪的是非常君。

 

“我知道你曾经想尝试师尊的想法,但是三乘已经不全。现在我们也只有背水一战。”平常看着最不靠谱的天迹其实在关键时刻最为靠谱,他抱了一下玉萧,对剩下的三人说,“走,该上战场了。”


----

520快乐。

晚上更新洋葱,555鸽了好久找不回手感了呜呜呜


评论(14)
热度(45)

© 荷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