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戟

本命剑雪,双邪死忠
spa是我白月光。
墙头无数不列举。
路西斯的小王子是天使。
底特律的康纳太可爱。
日常:PS4启动!

[殊觉/环太平洋AU]追上那只兔子(3)

(3)

 

     *片段灭文,搞笑OOC,慎

     *殊觉,双胞胎设定,除此外无CP

 

16.

“喝点热水?”玉萧体贴地给躺尸的三人拿来水杯。

“我亲爱的妹妹啊,难道这种时候你不应该弄点好吃的来安慰你的大哥嘛?我看鸡腿就不错。”天迹拉着玉萧的袖子,可怜巴巴眨着眼睛。

玉萧也有点心疼,抓住天迹的手问:“哥哥你头还痛不痛?晚上我就给你做鸡腿。”

“是啊好痛的,哎呦哎呦。”天迹见状赶紧爬杆就上。

辣眼睛!X2

越骄子和地冥看着眼前和谐的兄妹情深,不禁同仇敌忾。

“等等……”

“刚才好像……”

“我们能通感了?”

越骄子露出鸡皮疙瘩都要掉下来的表情,地冥同样一脸不忍直视。

君奉天左手握拳,在右掌上敲了一下,恍然大悟:“啊,我知道了。如果你们的情绪能同步的话,说不定通感成功率就会上升。”

“要试试吗?”

天地鬼三人对视,决定试一试。

 

17.

不过首先,他们得找到让三人产生同样情绪的方法。

是的,越骄子屈服了。因为他发现不管如何另外四个人就是不相信他,不知道该夸他哥前几天演戏得好还是他哥洗剪吹的技术称霸基地。

——或者哀叹一下越骄子自身的信誉度?

不,绝对不可能。他拒绝继续思考这个问题。

但越骄子坚信,等到通感成功,天地二人看到了他的记忆,体会到了他的思维,一切就会真相大白。

然后他就可以去提溜起自家哥哥,暴打一顿或者干点什么其他的来惩罚他。好让非常君知道,欺骗他越骄子的下场。

 

“我想到了!”越骄子一拍椅子的扶手,叫出声来。

地冥十指交叉,垫在下巴下面:“说来听听?”

“嗯嗯?”天迹把玉萧悄悄塞给他的叉烧包一口吞下。

 

18.

“地冥,那天大圣果的滋味如何?看你在众人面前失态真是妙不可言,呵呵!”

“天迹,你可知道你藏在宿舍的冰箱里的鸡腿鸡翅零食为何常常不翼而飞,哈哈!”

“卧槽!原来是你非常君!”

地冥和天迹瞬间气炸,越骄子想着非常君也越来越气。那一瞬间,三人的情绪同步了。

 

“啊……”玉萧捂住因惊讶而张开的嘴,“这是成功了?”

“好像是的。”君奉天突然同样有种捂脸的冲动。

 

他们云海基地的王牌驾驶员怎么就看起来那么丢份呢?

来年跟其他基地的联谊还是再考虑考虑要不要去吧。

真是辛苦默云了。

 

君奉天默默在心里为自家小师弟点了个赞。

 

19.

另一边,大洋底的‘虫洞’处。

非常君和异斩魔弯驾驶着忉利狱龙号缓慢却稳定地接近着那禁忌的存在。他们停在了虫洞边缘。

“现在,进入脱离仓。”非常君命令异斩魔弯。

“……”异斩魔弯犹豫了。

“怎么了?”非常君笑得很温柔。

异斩魔弯回答:“你不是越骄子。他不会像你这样笑。”

非常君不说话,但似乎笑得更温柔了一点。

“黑洞处也没有异常的情况,是你做了假消息传给指挥处。你也没有通感异常,你只是要做一些不能带着越骄子的事情,才假装失常的。”简简单单几句话就把非常君的计划说了出来,归根到底不是因为异斩魔弯有什么异乎寻常的精准观察力。

只是非常君从来没在他面前隐藏过什么。

“说得都对。”非常君轻轻鼓掌,“但是你还不走,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异斩魔弯执拗地问道:“你到底要做什么?”

非常君没有回答异斩魔弯的问题,但是他说起了另一件事:“你猜,第五代的怪兽什么时候会来,第六代呢,第七代呢?只要虫洞一直存在,怪兽将永远是我们这个世界的威胁。”

“你想……”异斩魔弯倒吸一口冷气,“毁掉虫洞?一个人?”

“噗,怎么可能。”非常君被异斩魔弯逗笑了。

“嗯?”

“如果能这么简简单单毁掉,各大基地多的是愿意以身殉道的决绝高洁之人,虫洞怎么还会存在这么多年。再说了,你难道有看到我带了什么核武器过来吗?”非常君的笑容渐渐变淡。

“况且据我所知,目前琉璃基地研究有了新进展,说是观测到了不久的将来会出现史无前例的怪兽,正准备联合云海、儒门、道门各大基地组织新的行动呢。”

非常君摇了摇头:“这个未来怎么看怎么黯淡啊,我真是感到绝望。”

“你到底想干什么?”异斩魔弯对于非常君话语中透露出来的危险倾向无动于衷。哪怕非常君明着说他要投敌,恐怕异斩魔弯连眉毛都不会挑一下。

“我啊,想去虫洞的那边看看。从来没有人试过,我想试试。说不定等第五代怪兽来了大家都要死,干嘛不在死前做点让自己开心的事情?”

“说不定到了那边,反而能够找到解决一切的办法。就是横死的几率异乎寻常的高了点。”

非常君突然解开固定装置,凑到异斩魔弯身边。

“那么,你要和我一起死吗?”

“我……”

趁着对方被他的提问惊住,非常君猛地按上异斩魔弯手边的脱离仓按钮。

 

20.

“真傻。除了我,整个基地就你和骄子的配合度最高,你怎么能死在这里呢?”

非常君朝异斩魔弯的脱离仓挥手告别,然后走回自己的位置。

一个人操控机甲确实有些勉强。

非常君擦去眼角和鼻子里涌出来的鲜血,笑了笑,义无反顾地跳进虫洞。

 

21.

他很久没说真话了。突然刨白,感觉有点不自在。

最后一瞬间,非常君突然想,不知道骄子会不会哭?

就和很多年,很多年前一样。

那时候他们被埋在废墟里,非常君快死了,越骄子抱着自己的兄长,从凶狠地咒骂慢慢变成小声地抽噎。

他都还记得。

 

我们的生命不是两道

模糊光亮间的隧道吗?*

 

非常君默念着曾经背诵给越骄子听过的诗,终于失去意识。

 

22.

“啊,这就是非常君的记忆吗?”天迹拉着地冥的袖子,好奇地四处张望。

地冥忍了忍,没有把袖子扯回来。他环顾四周,只见到了非常普通的街道和房屋,行人如织,行道树飘落黄叶,是繁华的和平年代景象。

地冥暗自切了一声。还以为非常君那家伙会有什么童年秘密呢,没想到真的这么普通。

他扯回被路边的棉花糖摊子吸引的天迹:“不然我们还会在哪里?赶紧找吧。”

“等等,让我再看两眼!天哪我都多少年没见过棉花糖了。”

地冥忍住握紧拳头的冲动:“天迹!炫者可不愿意在非常君的脑海里多待。”

“好啦。”天迹撇撇嘴,但是下一秒他的眼睛就睁大了。

地冥同时抬头,表情凝固。

 

怪兽来了。

 

天迹一把抓住地冥的手,拉着他跟着尖叫的人群开始逃跑。

 

23.

“天迹!”地冥感觉自己要疯,“这些不过都是幻觉,你干嘛拉着我一起跑!”

“我知道啊,都是记忆不是真的。”天迹有点上气不接下气。

“那你跑什么?!”

“不跟着人一起跑,我们怎么找得到非常君?现在我们相当于跟着非常君一起重温当年他遭遇怪兽的场景,他现在还活着,那么说明他当初成功逃跑了嘛。那么跟着人寻找到安全的地点,不是更容易找到他吗?”

“……”居然很有道理。地冥无法反驳,只能沉默着答应了。

 

“你看。”跑了一会儿,天迹指着前面躲在水泥板后面的一蓝一黄两个小脑袋说,“非常君和越骄子,找到了。”

“哼。”地冥撇撇嘴,勉强承认天迹在找人方面比他稍微厉害那么一点点。

 

24.

“哎呀,小时候的双胞胎还是很可爱的嘛。”天迹蹲在越骄子和非常君面前,仗着人家看不见他,贼兮兮地去戳双胞胎沾了灰的脸蛋。

“是啊,真是可爱呢。”阴森森地话语在天迹耳边响起。

天迹见了鬼一般跳起来:“越骄子?”

穿着黄衬衫的青年有着浅黄色的头发,唯独阴森的神情和暖色装束不搭。

“还是非常君?”天迹试探着问。

地冥皱起眉:“难道你真是越骄子?” 

“这个问题。”越骄子挑起一个恶意的笑容,“你们为什么不自己寻找答案呢?”

 

25.

继非常君皮了一下之后,越骄子也决定皮一下。

不,他绝不是在报复天地把他和他哥弄混之仇,也不是在宣泄他哥戏弄他之恨。

他只是很想知道非常君这一系列举动的原因,也许只有在他们两人共同拥有的记忆里才能找出些端倪。但是长久注视着一切的他有的只是当局者迷。

也许天迹和地冥,能给他带来些什么惊喜。

 

然后顺便让他报个仇。

嘻嘻。


----

来啊,瓜饺一起疯狂搞事啊![捂着我的肝默默跪下

不用担心啦,HE的,然后后面会有一个特别扯的神展开,我想了想还是安排在下一章吧,别吓着你们。

诗句来源于聂鲁达《疑问集》,我最喜欢的诗集之一。

PS:抱歉抱歉,脑子一抽把虫洞写成黑洞了,改一下

评论(10)
热度(42)

© 荷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