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戟

本命剑雪,双邪死忠
spa是我白月光。
墙头无数不列举。
路西斯的小王子是天使。
底特律的康纳太可爱。
日常:PS4启动!

[环太平洋AU]追上那只兔子(1)

*片段灭文,搞笑OOC

*殊觉,说好的小甜饼……吧?其他无配对,皆为友情亲情。

*追兔子是环太设定,大意为追着记忆进入脑海深处?时间有点久远记忆模糊抱歉。

 

1.

越骄子和非常君是一对双胞胎,通感完美那种,两个人外表几乎一模一样,但没有人会把他们弄混。

不,不是指越骄子整天呵呵呵呵呵嘿而非常君总是岁月静好地微笑这种气质上的根本差别。

如果一个蓝一个黄都能弄混……

请问你是色盲吗?

 

所以当某天,挑染了蓝色的非常君和挑染了黄色的越骄子手拉手出现在食堂的时候,所有人都诡异地沉默了。

 

“说真的,当时我就被闪瞎了。”捂着眼睛表示只有鸡腿能安慰内心的天迹趴在桌子上,如此说道。

“毫无品味的混搭色。”时尚达人地冥对此嗤之以鼻。

“影响军容啊。”君奉天表示忧心忡忡。

 

2.

 

“出来吧,我的忉利狱龙!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哼哼哼哼!”

 

打小怪兽的时间到了,这次是非常君和越骄子驾驶忉利狱龙号出击,地冥担任后方调度。整个控制室回荡着魔性的笑声。

地冥一脸被辣到耳朵的表情:“非常君你管好你弟!”

“地冥你说什么!有种再说一遍!”

“越骄子?等等刚才不是你在鬼哭狼嚎??”

“……我一不小心意识进入太深,我哥好像把他自己当成我了。”

 

成功残忍地把小怪兽劈成两半后,地冥难得地摆开阵仗去迎接忉利狱龙号的回归,带着一堆科研人员一拥而上把面前的两人绑架到医院。

由于都身穿战斗铠甲头戴头盔分不清这两个谁是谁,地冥表示宁可错杀不能放过。毕竟——

眩者不能接受有两个越骄子的生活!

 

3.

非常君坐在病床上,挑出自己唯一一缕蓝色的头发捧在胸前:“越骄子就是非常君,非常君就是越骄子,世界上只存在一个人觉,好友你没有想到吧!”

地冥点头:“嗯,我确实没想到。”然后他转头问医生玉箫,“这样子怎么救?你尽管说,需要电一电还是打一顿?不用客气的。”

“十七手下留情!”天迹听说非常君通感通出问题,一个助跑扑上来阻止磨刀霍霍的地冥,和君奉天一左一右拉住他。

“对待病人我们要有爱心!”这是天迹。

“不可急躁,要循序渐进。”这是君奉天。

“就是就是,人殊先生还在啊,让他来!”通风报信的玉萧也开始苦劝。

面对混乱,躺在另一张病床上的越骄子翻了个白眼,并且开始吃削成小块的哈密瓜。

“亲爱的大哥,你就不能劳驾转头看看你的胞弟越骄子我吗?然后请你摸着良心再说一遍,你是谁?”

非常君歪着头盯着越骄子看了半晌。

在地上混战成一团的三人包括玉萧眼中露出希望的色彩。

非常君笑得很开心,他握住越骄子的手,充满欣喜道:“啊,我的副体!”

越骄子一口哈密瓜卡在喉咙里,差点表演了一个当场横死。

 

4.

由于出现通感障碍,非常君被禁止再出任务,除非他精神恢复正常。越骄子则一切检测数据合格,新配搭档磨合结束后继续服役。

形影不离的双生子突然被分开。越骄子拿着通知非常不爽,不爽到想暴打云海基地的总负责人默云徽一顿。

非常君则在状况外,他跑去预备驾驶员居住区找到异斩魔弯。

“你好,我是你的新搭档。”

对面温柔俊朗的青年向异斩魔弯伸出手,笑容温暖得像阳光。

异斩魔弯迟疑着和他握手。

 

不远处,偷偷跟踪而来的三个人见状爆发出一阵骚乱。

天迹突然捂住嘴小声道:“完了非常君这是要出柜啊!”

地冥冷笑着瞟一眼越骄子:“是出轨吧。”

君奉天提问:“等等,为什么我们要跟踪非常君?”

越骄子则摸摸下巴:“虽然有点不爽,但是这个新人不错啊。”

 

然后异斩魔弯就过上了异常繁忙的生活。

毕竟他日常的训练量突然变成了两倍。

这一定是组织对我的信任。异斩魔弯想。

被阎罗基地放弃后转入云海基地,又坐了好几年冷板凳的异斩魔弯无比珍惜这次机会,每天都认真训练,并且在第一次见到忉利狱龙号的时候就爱上了它。

 

“新人真不错。”越骄子看着勤勤恳恳给忉利狱龙号涂漆上油焊接的异斩魔弯,难得真诚。

“呵呵,毕竟我越骄子从来不会看错人。”非常君点头,拿着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扇子笑得冷傲。

“……”

哥你人设崩了你知道么。

 

5.

非常君时不时崩人设的毛病唯独在异斩魔弯面前没有犯过,总是一副温柔可亲的模样。

越骄子百思不得其解。异斩魔弯也不明白——他唯一搞明白的是原来非常君和越骄子真是两个人。

为了不误导新人,越骄子硬拉着非常君一起出现在异斩魔弯面前,嘴角抽搐拿出非常君的病例单给异斩魔弯看。

 

人类真是复杂,我还是好好打怪兽吧。

异斩魔弯面无表情拎着油漆桶走向忉利狱龙。

 

后来,在越骄子非常君的双重训练下,异斩魔弯一不小心就训练出了能够独立驾驶忉利狱龙号的技能,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6.

怪兽来袭,天迹君奉天驾驶奉天逍遥号正面迎击,越骄子和临时搭档异斩魔弯驾驶忉利狱龙在后方防守支援。地冥依旧在后方调度。

他刚刚从实验室出来,白大褂还没脱,一头橙发乱得跟草窝似的,黑眼圈浓重似天然烟熏妆。

“匹配数据!这是第几代怪兽?四代?好,奉天逍遥号准备出击,忉利狱龙防守海岸线,我说不准动就一步也不准动!”

整个控制中心在地冥的调度下井然有序,每个人似乎都有做不完的事。

非常君捧着杯子坐在角落,静静望着眼前忙乱的人群。

他轻抿一口褐色的饮料,耳边回荡着遥远而又模糊的啜泣声。

 

倒塌的废墟中,深而黑的地下,怪兽的脚步带来可怕的地震,细小的石子不时掉落。两个年幼的孩子抱在一起。其中一个抽噎着,断断续续不停地说……

 

“怎么了?”地冥走到非常君面前,皱着眉问。

“喝咖啡吗?”非常君给地冥倒了一杯。

地冥不疑有它,接过来准备给自己提提神。

 

那一天,整个控制室的人都见证了以优雅高贵自居的地冥喷咖啡的场景。

 

“是大圣果哦。”非常君笑眯眯纠正。

 

7.

然后非常君就被地冥追杀了。

 

 “呵呵呵呵呵呵越骄子不可测度,即使是你地冥!”

“非常君!很好,你成功引起了眩者的怒气!”

 

不知道为什么,非常君逃跑速度突然提升百分之百,地冥简直气到炸毛。两人你追我赶跑到停机坪,拿着航行指挥棒开始幼稚的互殴。

 

8.

“非常君?”

战斗结束,归来的越骄子摘下头盔露出被汗浸湿的蓝发,其中一缕明黄分外显眼。他撇着嘴,对于地冥和非常君之间过于亲密的距离挑起了眉。

地冥:你管互殴叫做亲密?你是不是对亲密有什么误解?

 

“嗯?”非常君脸上突然出现几丝茫然。

越骄子夹着头盔朝他走去,背后的破开阴云的阳光勾勒出一个璀璨的轮廓。他边走边说,语气难得温柔。

“从西伯利亚到热那亚湾,从东京港到美洲西海岸,我们有跨越几十万公里的征程和从未分离的人生。现在你真的要忘记我吗?”

他扣住非常君的手,拉近到一个足够称得上暧昧的距离,几乎是贴着非常君的唇边厮磨。

“我……”非常君似乎有点犹豫。

越骄子不再等待,直接吻上去,却被什么冷冰冰硬邦邦的东西糊了一脸。

 

非常君拿着白色的面具跑得飞快。

皮着一下真刺激!

 

地冥看着懵逼的越骄子大笑。然后没到晚上,整个基地都知道了越骄子的悲惨遭遇。



------

环二要上映非常激动了,赶紧来记录一下脑洞。


评论(6)
热度(35)

© 荷戟 | Powered by LOFTER